1829 碰巧1830真相

1829碰巧1830真相

不知道为什么,当陈太忠知道。这纸条可能走出去又回来的,他心里这份腻歪真的是没办法说了,然而邓主任的态度告诉他,这只是正常现象,人家为了表示对陈总的敬意。专门还让纸条在汤包那儿转了一圈,要不然私下面对面接触都正常。

当然,一般情况下,这种消息的传递很难改变结果,所以郡主任才会习以为常,说得更白一点,消息来消息去,只是为了榨干被审查的家伙的腰包。

但是这么一来,时间肯定就拖的长了,陈太忠是不想回天南,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愿意在这地下室呆多久,心说你们不行的话,那就我来吧。

事实上,他最担心的是拖得久了,让姚健康品出味道觉出危险,万一打草惊蛇,那可就有失本意。也辜负了老蒙的信任,反正,冉旭东是怎么都逃不过这一遭了,磨来磨去有什么意思?

陈太忠真想找出这个人的话,难度也不会很大,不过正是刚才那理由:他有正事要做,收拾冉旭东都是小事,为了一个传递消息的家伙而布局设套,那才叫不务正业。

这些人啊,就喜欢把简单事情复杂化,他心里的郁闷,可想而知一你们想挣钱没错,纪检监察工作确实也没别的油水,可是分清轻重好不好?

陈太忠答应了邓主任的旁观,这显然不是什么问题,来的这些人里,别人都有赚消息钱的可能,但是老邓绝对不会是那种人一邓主任的身份,本身就是一个,可靠到不能再可靠的保证,除非他不想要自己的前途了。

他打算在凌晨两点开始审讯,那个时候,是人的意志最容易崩溃的时候,事实上,冉旭东已经六十多个小时没睡觉了,能扛到这会儿,确实也不容易。

一不过,好像还没牵扯出来姚健康呢,要不要再等一等呢?

他正盘算怎么才能既问出真相又不影响大局,不成想晚上八点左右,接到了苏文馨的电话,“太忠你这是”忙呢?”

这个刘赛就不能沉住点气吗?陈太忠真的是无语了,说不得笑一笑,“嗯,现在是有点小事,苏总有什么吩咐?请讲。”

苏文馨从他的客气中,听出了一点距离感,当然,她也知道这个距离感是因何而生,只能苦笑一声,“这样吧,太忠,你帮捞个人,刘害那边就安定下来了

“事情大不大?”陈太忠当然不肯就这么答应,心说老苏你用我用得方便,可我用蒙老板未必有那么方便。

“就是一个县长,让双规了”苏文馨说的就是冉旭东的事情,刘害受了毛继英的撺掇,却是不敢联系陈太忠,只能将电话打到北京求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