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棋1834追悔

1833补棋1834追悔

刘栓魁来刘筹这儿。可不是一时的心血**,他是接了省计委古主任的一个电话。

计委的古主任,跟刘大厅长关系很好,两人都跟上两任省委书记有交情,而且又是党校同学。性情也相投,刘厅长的老爹在北京住院的时候,古主任在中央党校学习,隔三差五地就去看一看,两人的交情真的没的说。

古主任刚才在蒙艺办公室外面等领导召见,见到了陈太忠,正好陈太忠当时嘀咕了一句,说是刘寥的电话,他嘀咕的声音奇但是当时在场的,谁不是竖着耳朵在听那处长和这今年轻人的交谈?

刘筹啊,古主任可是知道这个,人,他甚至知道刘厅长要被调整了,当然,这俩人说的刘害未必就是那个劳动厅的副厅长。

可是,能让那处长都知道其人的刘赛,整个碧空省怕也就这么一个人了吧?再说那高大的年轻人,能插队去见蒙书记,那处长跟其关系也极好,而且蒙书记不能跟他吃饭,还得他表示一下一此人绝对不会简

了!

那么,这两人说的刘害,没准就是劳动厅的那位了,古主任琢磨一下,说不得给刘拴魁打个电话提个醒,刚才我见到了如此这般的事情,那年轻人是那样的一官场中的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再小心都是没错的。

放下电话,刘栓魁就开始琢磨了,事实上,他跟刘塞共事时间也不短了,两人保持着普通的正职和副职的交情,合作算比较顺畅,也有过小矛盾,再正常不过的交往。

对于这次刘副厅长要被调整,刘控魁看得很清楚,他不会帮副厅长的就算想帮都没能力趟这一遭浑水,但是,他也不会落井下石,就是顺其自然的意思。

不过风声传出一段时间了。刘赛迟迟找不到人支持,刘拴魁自然会不看好他,今天他会上表示一下,也是吹吹风的意思,却不成想反手就接到了古主任的电话。

在尘埃落定之前,一切皆有可能刘拴魁太明白这个道理了,心说我今天有点着急,不行。不管这年轻人是不是找劳动厅刘害的,我得跟老刘交流一下把话说开。就算是个误会也无所谓,官场里能少惹人,还是少惹人为妙,该补棋的时候,就补一招吧。

所以,他才会来到刘赛的办公室,推心置腹地跟对方谈一谈,其实说的也都是一些实话,就算对方心不在焉,他也要将自己的意思表达明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