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1848保护神

官仙 1847不安1848保护神

陈太忠跟许纯良谈了很尖,等他回到横山区政府宿舍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门房刚要锁大门,见到林肯车,忙不迭打开。

他回来的实在是太晚了。吴市长不知道他回了凤凰,甚至都躺到了**,靠着床头在翻书,钟韵秋则是已经呼呼入睡了。

听到衣柜处传来轻微的响声,吴言第一时间警慢地抬起头,见到是他才轻吁一口气,“哎呀。是你啊,吓我一大跳,,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咦?你这话到是奇怪了。陈太忠本来想跟她说一说正经事,听到她的话却是分散了注意力。“合着别人还从这个门走过?”

“那到不是”。吴言摇摇头。见他一副在意的模样,禁不住微微一笑,“现在天太热,很多人家睡觉不关窗户,入户的小偷特别多,这一周已经连续发生三起屋主被砍伤的案子了??,电视台都播了,居民们要是发现有小偷入户,假装熟睡,千万别反抗。

“什么?”陈太忠的心里,那是要多纳闷有多纳冉了,不过下一废他就反应过来了,于是点点头。“哦,这些小偷都是成伙的,一个人肯定打不过那么多人。”

“不光是你说的那样。一般人怕小偷有凶器,跟小偷搏斗的时候,总爱拿个菜刀什么的,容易防卫过当”吴言随口答他,接着又是眉头一紧。

“素波前一阵就有这么一起案子,兄弟俩砍伤了一个小偷小偷跑了他们还追着砍,眼看追不上了,把菜刀扔出去,结果把人家的大腿砍残废了,现在法院判他俩赔小偷十万,而且一个判三缓四,一个判一缓

“这是活该”陈太忠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所谓的屁股决定脑袋就是这样了,他曾经做过那么几天政法委书记,当然就要向着法律说话,“小偷跑就跑了呗,估计报复的可能性也不会很大,他们非要追,真当自己是警察?”

他这话还是客气的,说的更那啥一点,就是这兄弟俩没权没势,那就不要乱嚣张,抓小偷那也是要讲个资格的,别的不说,那俩要是有个当副处长的老爹,会得到这种下场吗?

“太忠你不是这样吧?”吴言上上下下仔细地打量着他,似乎是头一次见到他这个。人一般,“你怎么知道人家不会报复?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话可不是白说的。现在枪毙罪犯,武警还要戴口罩呢。实话跟你说,我是支持从重处罚罪犯的。”

吴市长在大多时候,对犯罪分子是深恶痛绝的,所以说这话的时候,那份痛心简直可以说是溢于言表,“要不是现在的法律对罪犯保护得太多,社会治安怎么可能成了眼下这样?别人入室偷窃了,还耍失主假装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