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3 卡一下1854放人

1853卡一下1854放人

智海公司教给老葛的这一招,不但阴毒而且异常隐蔽,可以说坑人坑得无声无息,根本是防不胜防的,而且时下的桩考考场,没有那么多的摄像头,就算有人会对系统的准确性质疑,但是很遗憾”大家没有证据。

除非有人带了摄像机来镜头还得带上那种带红色过滤的偏光膜,多个角度拍摄,才能掌握证据,然而,为了一个小小的驾驶本,值得吗?

对一般人来说,真的不值得,但是对考驾驶本的人来说,就很关键了,可以说,能不能让你顺利拿到驾驶证,只是看老葛的心情好不好。

不过很遗憾,他非常不幸地遇到了陈太忠,认真起来的陈家人,能直观地发现里面的问题,而且敢于做出结论。

更遗憾的是,陈主任不是个讲理的人,张馨前两次没过是没人录像的,就算第三次过了,也不能证明前两次就没出错这年头你想说什么,总得有个证据的吧?

然而,陈家人压根就没打算拿证据说事儿,他不是没证据,实在是他的证据拿不出反正他不讲理习惯了,也不怕多不讲理一次。

可这么一来,老葛就扛不住了,其实在听到陈太忠提起立平书记的时候,他就知道大事不好了,尤其是见到所长大人前倨后恭,而且居然当着这么多人,明确表示要先停了自己的职,心里就再明白不过了,我这是招惹上惹不起的人了。

老葛心里这份酸涩,那就不用提了,敢情刘所长是被政法委书记田立平撵过来吧,就算认识田立平不算什么大事,毕竟田书记也要讲道理的,但是眼前这位,他不讲理啊。

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上抱怨智海的人混蛋。给自己招了这么个天大的仇家来,当他听到陈太忠给自己最后一次机会的时候,立马就做出了决定:我要向刘所长坦白。

有人说了,这家伙不是傻的吗?既然没证据,那一口咬死不承认不就完了?这么一泄露,不但暴露了自己,也在众人面前将领导置于不利之地了一而且背着领导搞小动作,这东西也犯忌讳不是?

这么想的人,就又错了,老葛跟智海的人学播放录音,可不是单纯地想学习语音检测功能,他是要靠这点小手腕拿人呢。

既然要借此卡人牟利,他肯定先要让大家明白,我有左右考试成绩的能力,要不然的话,别人凭什么认他敲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