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死他1914放了他

弄死他1914放了他

陈太忠其实一点都不想沾手这些事儿。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正义感过剩的主儿,说起他当年跨洋追辑左暖,那也只不过因为她卷了科委的钱走,要不然他十有**也是会无动于衷。

更何况,这次何军虎身后涉及的案子。还是惊动了国内最顶尖的人物?所以他一接到安东尼电话的第一个印象,那就是麻烦了!

不过,人已经捉住了,再说什么也晚了,陈太忠不喜欢麻烦,却不代表他怕麻烦,他没心思找这种人的碴儿,可是抓到了再放,那也是不可能的。

再说了,他算是已经涉及此事了,谁敢保证有关部门没有偷偷地盯着此人?知道安东尼抓了何军虎,结果听了他的话又放了,那等他回国之后,没准就要面对一些不太愉快的场吧,就算这个可能性很但是谁能保证不会生呢?

事实上,上面这个可能,不过是陈家人为自己出手管闲事找的一个理由一哥们儿从来不是好人。也从不做好事,这么做只是为了自保!

他一向崇尚武力,自打上一辈子起,正义感残存得就不多,而今生每次做好事做到泪流满面,又让他分外反感自己这种明辨是非的能力:你都是国家干部了,不能讲小市民眼中的是非,要有大局感,要讲的是大是大非!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痛恨正义感存在的同时,他却又有些珍惜这仅剩不多的一点点,隐隐就舍不得胡乱浪费了这总是人性所在,哥们儿做官也好,锻炼情商也罢,搞到最后一点人味儿都没有的话,也不是正道。

既然找到了干涉的借口,下一步就是要请示领导了,陈太忠脑中浮现出的,肯定不是凤凰市的一干领导,甚至天南省的领导都不沾边,他琢磨的是我该找黄汉祥还是该找蒙艺?

想了一下,他还是拨通了黄汉祥的电话,蒙老板做人实在太正统了,还是黄总好,做事不但懂得变通,而且有什么话都能说,不矫情!从本质上讲,陈家人喜欢跟痛快人打交道。

巴黎的三点出头,搁在北京就是接近夜里十一点了,那边好半天才接起电话来,不耐烦地问了,“这么晚了,我说太忠,有要紧事儿?”

黄汉祥的声音听恼火,估计是都要睡了,他这人有两个明显的特点,一个是爱喝酒,一个是注重养生一虽然这俩习惯有点冲突。

到了他这个位置,爱喝酒不是问题,跟谁喝才是问题,所以黄总一般中午很少喝多,到是晚上能微微地放浪形骸一下,不过,由于年岁大了他又要强调养生,所以一般来说,黄总晚上喝好之后,总是泡进浴缸就迷糊了,等别人帮着洗完按完,他正好舒舒服服地进入深层睡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