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5 牵动1936小脏活

1935牵动1936小脏活

“巴黎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被绑架呢。国际大都会”陈太忠听得就笑,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南宫毛毛说的就是曹勇亮,“中国留学生又这么多。”

“哦,是个姓曹的,巴黎第一大学”花钱上的那种”南宫满不在乎地把人名点了出来,果不其然就是此人,“你要方便的话,帮着给问一问。”

“第一大学三、四万人呢”陈太忠一听说对方的语气,就没直接说明白你都不是很在乎,那我何必那么嘴碎?“怎么着,有人求你帮忙了?”

“也不是,就是好奇问一问”南宫的话依旧是轻描淡写的。“反正你什么时候方便了就帮我去问一下

可是南宫毛毛越是这样,陈太忠心里反倒越是不踏实,这到底是谁托南宫问的?当然,他能肯定托人的绝对不会是曹局长,因为南宫实在太有点后知后觉了,那么”难道是。又有人注意到了龙组的睚眦?

“瞧你这话说的,什么方便不方便的”他一边信口回答,一边就打定了主意。

反正这事儿知道的人不少,只要南宫愿意,早晚能打听到,他藏着掖着倒是枉做小人了,也不是朋友之道,“不过你说的这个姓曹的,我还真知道,才被救出来,受了点儿小委屈,人倒是没事,这件事还找到我帮忙了,只是最近我手边事儿多,就没怎么管。”

“哦”南宫毛毛在那边拉长了声音。接着又笑一声,“既然没怎么管,那就是关系一般了,太忠你是这个意思吧?”

陈太忠那说法,本来就是模棱两可的意思,既算是没帮上忙的解释,又算婉转的立场表示十无非就是看人怎么听了不管来的是敌是友,都能化解得了。

南宫毛毛品味类似的话,也是个中老手,于是马上给出了答案:那我就认为你跟他关系不怎么样了啊,要是理解错了,你尽管说。

两人是老朋友了,基本上属于无话不谈的那种,可是遇到这种可能有利益交集的事件,也只能先相互试探,是的,谁都不喜欢这样做,这么做真的太见外了,然而大家还不得不这么做,什么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就走了。

总算是两人还算熟惯,微微试探一下就能大致了解彼此的底线,接下来说话也就能畅所欲言了,陈太忠率先表态,“南宫老板你有什么指示尽管吩咐,我是只有俯首帖耳听话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