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1 流言1942回京凌晨还有

1941流言1942回京(凌晨还有)

“你为什么要帮那个姓杜的?”敢在电话里这么问陈太忠,又对类似事情极其敏感的,只有一个人,吴言吴市长。

这是他帮了杜和平之后,接到了青旺的电话,说是考察团大概会在一周左右抵达,想到小白同学也分管农林水,说不得他就打个电话问一问。看她有没有兴趣来农业部考察上次驻欧办开张的时候,他还没跟农业部搭上关系呢。

吴言很干脆地拒绝了,一来是她才去过法国,再去的话实在不合适。二来就是她老爹已经出院了。虽然吴市长想让老爸在北京再住三五个月,等彻底养好了之后再回天南,但是老头子呆不住,一定要回去。

那吴市长就只能把老爸接到家里了,家里有这么个需要照顾的老人。她有时间就要回家多陪一陪。老爸的突然发病,让美艳的女市长发现,一直以来她光注重了官场中的人和事,却是忽略了很多东西。

所以她当然就要拒绝这个建议了,两个人随便聊了几句,陈太忠就说起这件事,结果白市长一听登时大怒。“秦连成不是跟你说了吗”让你不要管?”

“我想管,就这么简单”陈太忠听她这么说话,也恼了,“你这是什么逻辑,合着当了干部,我就不能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儿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国际长途,咱不吵架”吴言听出他不高兴,忙不迭解释两句,“我是说你根本不明白正林的局面,就听了一家之言随便插手。这不是稳重的行为。”

“我看老杜顺眼嘛,所以我就帮他了”对插手此事陈太忠原本也没有个清楚的认识,只觉得自己这么做并不是大问题,直到跟吴言一斗嘴,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心态。

哥们儿这个官,已经当得很憋屈,很委屈自己了,那么,那些跟哥们儿不相干的事情,要是没兴趣管。那就算了,有兴趣的话管也就管了。“像蒙艺、黄汉祥这些人帮我,可不也就是看我顺眼?”

你倒是没得比了,人家蒙艺是省委书记,吴言想这么说来的,可是想一想万一伤了太忠的心就没意思了,说不得微微一笑,“可是帮你好说啊,你的位置没有杜和平高不是?难度也就小一点。”

“也就差一级嘛,他惠厅我正处”陈太忠不以为意地回答一句,不过这话说出幕,他总觉得哪儿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只是好不容易跟白打个越洋电话,慰藉一下相思之苦,一时也懒得多想,就聊起了别的。

直到挂了电话,细细品味一下。他才反应过来不妥之处,人家蒙艺是中央委员,关照他的时候,他不过是个小科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