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 新官1971阴柔作风

1970新官1971阴柔作风

要说起来说套话,老实人说套话的威力,一点不比那些官僚们差,许纯良办事没那么多花哨,一向是有板有眼的,可是他越是这样,别人还就越不敢敷衍他。

罗亮对电机那一块儿是怎么回事,也明白得很,说不得找到了陈太忠的老爸,陈父到是好说话,这个事情跟我无关啊,你得找李天锋,我只是供货商。

话是这么个话,理也是这么个理,但是别说是陈父,就是李天锋也明白,陈主任是很给我面子了,我不能上杆子地给脸不要。

事实上李厂长确实是个正派人,他能这么认为,最关键的还是因为老陈提供的电机质量真的可靠,比电机厂原来那傻大黑粗的电机不知道强出多少倍,价格虽然不算便宜,可比起铃木电机来那就便宜得不是一点半点了。

所以他也为难,于是就告诉罗局长,“按说明年电机应该还是四六开,但是总包给老陈还是你们划片招标,你得跟陈主任商量,这件事情我和老陈都做不了主。”

总包给老陈,就是由老陈的装配车间吃下所有的单子,里面该买多少铃木的,该买多少电机厂的,都通过那这个便于售后维护,找一家就行了,但是同样也有弊端:万一有人那啥,以次充好怎么办?

陈太忠在素波就接到了这样的电话,心说这种事也要我拿主意?不过,王启楼建议他要把这两片分开扩接电话时他在场。

王处长搞的是组织工作,对类似事情比旁人敏感,你老爹能接科委的单子,已经足够别人歪嘴了,幸亏他是承包的电机厂的车间,要不真的难说清楚。

而张爱国的意思是,不管怎么招标,陈主任你最好露一下面,你去欧洲已经太久了,而许主任这明显是给了你一个发挥的机会,也不能辜负许主任的心思不是?

这二个说得都有点道理,陈太忠也不是听不进去话的主儿关键是他不愿意为这种事牺牲太多脑细胞,两可之间的事情,琢磨那么多也没意思不是?

于是,回来之后第一顿饭,他就是陪着老爹和罗局长吃的,饭桌上轻轻巧巧地就敲下来了,分开扩标,至于说比例,李天锋的建议就不错,还是四六。

他老爹的车间加工能力也有限得很,现在已经大肆招工了,不但面向社会招临时工,厂里其他车间的人也跑过来不少。

这些人多是熟手,素质不太高却是对社会有朴素的认知一老陈人家有个好儿子,现在也是赚不完的钱,靠着科委还能再赚下去。谁傻的,跟钱有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