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4 -1975拍脑门上下

1974 1975拍脑门(上、下)

“唐姐,早上好”。王伟新慢悠悠地追上唐亦莹之后,按着惯例笑嘻嘻地打个招呼,顺便瞥一眼她身边的女人他确实看着眼熟嘛。

不过,他不看不要紧,一眼扫过去之后,禁不住放慢了脚步。”我说。晓艳,蒙校长,原来是你?”

“是啊,我陪我妈跑步来了”。蒙晓艳笑着点头,想起昨夜的荒唐,她禁不住脸上微微一红,下一刻,她又不服气地看唐亦董一眼。哼,现在你可是我妈,有负罪感没有啊?

你妈?王伟新听到这话。一对眼珠子好悬没掉到眼眶外,自打他知道了蒙晓艳的来历,三十九号的那点恩怨是非,他就打听清楚了。

一个是叛逆心理强烈的小公主,一个是得不到女儿承认的继母。天下间也就这么一点事儿,外人看着可笑,当事人却偏要认真。

这娘儿俩听说不怎么合拍七八年了,今天怎么就一起早锻炼来了呢?王市长心里这个,奇怪啊,那也真的没办法说了,不过,官场中最是考验人的心性和定力,越是这种古怪的事儿。他越是沉得住气。

“哦,一日之计在于兴,多锻炼锻炼不错”他笑着点点头,猛地似乎想什么,又跟蒙晓艳吩咐一句,“对了,听说陈主任回来了,你跟他说一声,三期的款子该到了,能在国庆节前付了就付了吧

一边说着,他一边不停地原地慢跑着,见蒙校长微微一愣,王市长就知道自己不该再呆下去了。笑着点点头转身,一眨眼就跑得远了。

“哈哈”。蒙晓艳愣了一愣之后。笑了起来,又看一眼身边的唐亦壹,“你听到没有?他可是说了,一日之计在于晨。”

有意无意间,她将那“计。字念为一声,又将“晨”字咬得极重,她越想越觉得好笑,到最后居然笑得蹲在了地上。

“好了晓艳,跑完这半圈吧”唐亦董脸上青光一闪而过,笑吟吟地发话了,不过那话听起来怎么都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跑完妈带你吃饭去,咱娘俩很久没有一起吃早餐了

“明明凌晨网一起吃过的”蒙晓艳笑吟吟地答一句,又冲远处王伟新的背影一努嘴,“连王市长都知道了。”

“你什么时候学得这么下流了?不要老学别人讲那些乱七八糟的段子”。唐亦莹绷着脸,看得出来,她真的极力想扮演好母亲这个角色的。

“你好,你不乱七八糟”。蒙晓艳轻哼一声,咬一咬牙,接着又是微微一笑,“一直以为你有多么,”

“你再这么说,我不介意再给你找今后爹”。唐亦董真的有点受不了她的调侃,又扫一眼她个赌,他会不会跟我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