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0 独食和盛宴1981拒绝盛宴

1980独食和盛宴1981拒绝盛宴

县长和书记双双入院,这动静可就大了,不过正应了秦连成的说法一天岗县的情况已经严重到不能再严重的地步了。

这两起车祸是相当惊人的,影响力不知道比市电缆厂的那起抢劫案大多少倍,秦市长都提心吊胆了一阵,毕竟这两人是跟他谈话之后出的事儿。

所幸的是,其中一起车祸验证了他强调的问题田县长那是座驾出了问题,到也还罢了,赵书记可是自己的车压上了村民们挖的沟,这就是问题所在!

其实,据后来抓的到村民交待,他们挖沟只是想让车减速,从而收取过路费,而且就算收也不敢收县委书记的费,但是,谁让他着急往回赶呢?

赵书记因为脾脏受损,做了切除,三个月后转入市政协养老了,田县长本来是有机会接任书记一职的,怎奈他自己肋骨骨折也没好彻底,没能力四下跑动,所以眼睁睁地看着县委书记一职旁落。

反正,秦市长一个电话,就间接地端掉了天岗县的县委和县政府一把手,这个消息在第二天就不胫而走,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大家都不敢轻易触怒秦市长这人太邪行了。

当然,天岗县出事并不能阻止市里调查拦路抢劫案,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左右,县里就送来了嫌疑人的照片,要杨司机指认,照片不算太多,六百多张其实就是一百多人,正面、两个侧面和背面各一。

据警方说,嫌疑人不止这些。这些是嫌疑较大的,其他的实在没办法洗了,他们用完了县里唯一一家有洗相设备的照相馆的资源,正在市?洗呢。

会计认出了其中拿铁管戳老杨的光头,被带到市局指认真人去了,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李华握着司机的手,很真诚地安慰他,“老杨你放心,我会给你一个交待,给陈主任一个交待的。

这是陈太忠再三强调过的,司机的眼睛没他想得那么糟糕,手术过后,医生说由于送治及时,将来有微弱光感可能性极大。将养得好的话,不排除有恢复微弱视力的可能。

但是这个性质实在太恶劣了,陈主任在对现代科学表示出适度赞赏之后,就说这人下手就是把人往瞎里捅?这么说都是轻的。伤了脑子,那就是故意杀人了。

他这意图表现得非常明显,就是要往死里整这帮人,尤其是那首恶绝对不能放过就算你判他二十年,放出来的时候,人都不能是囫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