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 忌讳1989严峻形势

1988忌讳1989严峻形势

阳鳃章忌讳

陈太忠真没想到,黄汉祥居然会这么轻易就将自己的事儿答应下来了,一时间就有点感动,“黄二伯您有什么事儿要跟我交待的没有?”

“跟你交待的?”黄总看他一眼,思索一下摇摇头,“现在想不出来有什么,想到了到时候再说好了。”

他岂是个轻易求人的主儿?就像陈家人一直标榜的他要别人买单都是给对方面子一般,黄家人开口,那也是给别人面子呢。

这也就是黄汉祥看着小陈投缘,而且也得了人家一些好处,老爷子又让他看顾此人,又觉得这家伙挺旺人,所以连搞一个省会城市的市长这种事,都顺口就答应下来了。

至于跟蒙艺的那点旧怨。早就过去了,只不过黄家不说,无非是有意让小蒙提心吊胆着你不是觉得翅膀硬了吗?既然让黄家老爷子不舒服了,那你就难受一阵吧。

不过这次再搞赵喜才,蒙艺可就能踏踏实尖地放下心来了,当然,这也是无所谓的事情,黄家还是不会在意。

又喝了一阵酒,黄汉祥正琢磨着差不多该走了,小陈的手机响了,那厮看一眼手机,脸上露出一丝犹豫,他索性就笑眯眯地不说话,要看这家伙的尴尬。

电话是雷蕾打来的,陈太忠的犹豫可以理解,虽然老黄知道。他个人生活比较不检点,可是那边是个有夫之妇,略略迟疑一下也就正常了。

不过,老黄既然摆明态度要看热闹了。他也无所谓地接起了电话,“雷记者你好,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儿吗?”

“哦,刚刚才得到消息,能给你空出一点版面来,图片一张就够了,再要几条有代表性的贺词,反正你都发来吧”雷蕾的心情听起来不错,不过显然,她知道陈太忠这边不是很方便,所以这情绪激动归激动,却是用的正常语气。

“好吧,我现在手边没有,让驻欧办发到你邮箱里吧”陈太忠笑着答一句,就挂了电话,跟黄总解释一句,又给袁楼打了电话过去吩咐此事。

黄汉祥一听是这么回事,又来了点兴趣,少不得又扯着他问两句,才笑着点头,“凤凰这个驻欧办,职能越来越多了啊,努力吧,你要是能挖掘出来好东西,我能帮你递稿子。”

这就是越走越顺了,要不说人情在于走动呢?陈太忠整天四处乱窜。忙得焦头烂额,看似都是一些小事无用功,可是人脉攒下了,很多东西的发展,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