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 待入场2007高额身价

2006待入场2007高额身价

陈太忠有个很不好的习惯,那就是喜欢看得罪了自己的人被**。毫无疑问,这属于低级趣味。不过既然是没什么事做,他到也不介意以处长之尊,去做个偷窥狂事实上,他对那个年轻人的身份。有几分好奇。

不过很不幸,就在他打算前往旁观的时候,接到了凯瑟琳的电话,令他惊奇的是,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居然不吭不响地来到了巴黎,“可以进场了,你准备好了吗?”

我还真没准备好,陈太忠听得有点汗颜,他的须弥戒里到是还有一点英镑和美元,不过这点钱别说参加这场盛宴了,连买站票的资格都欠奉。

而何军虎那边的钱,不但榨得慢,还出了那么一档子骚乱的事儿,也指望不上其实就算全部榨到手,也不过才不到两千万,这点钱拿出来也还不够丢人的。

“这么快?”陈太忠情不自禁地咋舌,前一阵你还说不急呢,现在就来这么一出?“我筹备了一个多亿,不过主要是朋友的,还要落实一下。”

“过来说话吧,我在丽兹酒店。”凯瑟琳一旦进入工作状态,行事一点都不粘糊,也不跳脱,“别跟任何人说我到了,你一个人来。”

这语气还真有点征战沙场的硝烟味儿了,等陈太忠赶到地方,房间里却是只有她一个人。

“我把伊莎留到中国了”。凯瑟琳看出了他的困惑,冲他微微一笑。“她心地不错,但是有点单纯,而且是法国人,我不想让她介入,希望你能理解。”

“伊莎是有点单纯,但这不该是你不相信她的理由”陈某人一见不能“老板秘书双飞”了,心里就有点不爽,“所以,这次你的收入,要给她一点分红才对。”

“这次我带了八亿美元来,稍后还能有三到六亿的到账”凯瑟琳不屑地撇一撇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只要赚了钱,随便给她一点都行,不过”你那点钱,给我一个你命令我的理由,好吗?”

“你的钱是借的,而我的钱”不过是不方便露面而已”陈太忠知道这家伙在调戏自己,但是他的骄傲,无法容忍这样的冒犯,说不得手一抖,只听得惠惠翠翠、稀里哗啦一阵大响,地上满是珠宝首饰、名贵衣物以及其他奢侈品,堆得足有半人高。

凯瑟琳本来是笑吟吟地看着他。她确实是调侃之意,当然也不无得意和卖弄的心思,事实上这份小心思她也只是对他,她断断不肯向别人炫耀此事。

因为,这会显得她融资能力有限。才会弄到一点钱就如此肤浅地卖弄。尽管这是事实,但是她不愿意让自己的困境让更多的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