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存在意义2019变数

2018存在意义2019变数

“巴黎申奥”陈太忠听得就叫了起来,“我说黄二伯,您这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能者多劳嘛”。黄汉祥听他情急。就笑了起来,“明年就是悉尼奥运会了,你知道当年申奥失败。给国内造成了多大的影响吗?”

“我倒没觉得造成了多大影响。那时陈太忠才刚刚上了初中,但是这并不影响他对此事的了解,“多少哈美的大学生一夜之间转变了立场。我觉得吧,其实是好事”我说黄二伯,巴黎有咱中国大使馆的,您别为难我好吗?。

“大使馆敢找你吗?哼,人家现在一说,都是“黄汉祥的小老乡”人家怕你犯浑不是?”黄汉祥气得哼一声,“反正你尽力去了解吧。对了,不许有过激行为啊

黄总的意思是,这申奥是有初选的。虽然眼下看起来,欧洲的巴黎、美州的多伦多和亚洲的北京等热门城市,都能撑过第一轮,但是谁又能保证不会有意外发生呢?

所以,他让陈太忠去尽力打探,这是所谓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但却是不希望小陈惹出什么祸事来,否则万一巴黎出局,原本支持巴黎的票。投到北京的对立面去那可就没意思了。

至于说这种级别的事情,一个小小的处长会不会、有没有能力惹出相关级别的祸事,不知道内情的人是不信的。但是知道内情的人,却不敢轻言此事不可能。

甚至谷涛参赞私下里都说过,“陈太忠在巴黎的破坏力,跟他在国内的破坏力相差无几,甚至这肆无忌惮的劲儿,比在国内还厉害,没办法,这儿就没什么力量能制约他,在国内,好歹还可能有些敌对派系

黄汉祥这人毛病很多,但是有一点是绝对值得称赞的,他对祖国的感情很朴素,所以特地打电话给小老乡,要其帮忙打探消息,同时再三再四地强调,一定不许乱惹事儿。

“我除了惹事儿,就没别的本事”陈太忠听得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黄二伯您嘴上不能鼓励我惹事,这我心里有数”您放心,我绝对不乱惹事儿。”

有意无意间,他将一个“乱。字咬得极重,那就是说如果有充足的理由的话,我就要惹事儿了一你总不能指望我真的有“宰相肚量。吧?

“你这小子”你这年纪的,也就你小子敢跟我这么说话”黄汉祥不得不打这个。电话,不过他还真有点头疼这惫懒小子。

算了,我惹不起你,那我换个话题还不成吗?“我告诉你,有理也不许惹事儿,,你刚才说找我有什么事儿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