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0 闻风2041心动

2040闻风2041心动

吴言一直坚持,陈太忠的家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就算是眼下这种情况,她也不让钟韵秋过来一不过话说回来,钟秘书还得在那边关注睡在隔壁的吴父吴母,同时还要通风报信。也确实不克抽身。

好在吴言的父母也都是老派人士,虽然知道自己的女儿是副市长了,而那小钟是秘书,应该可以随便用,但是两人还都不习惯这么使唤人。

倒是吴母悄悄地嘀咕过一句,这小钟听说跟一个姓陈的男人不清不楚,阿言你得空了说说她,实在不行的话,就换个秘书,你可还是大姑娘呢。

我身边要是少了她,先别说太忠答应不答应,只说这横山区的宿舍,对陈太忠的吸引力就更低了“吴市长嘴上虽然不承认,但是她的心里非常明白,正是市长加秘书这样的组合,才会令某人栈恋和牵挂。

而她自己,在某些时候。也非常享受那种打破禁忌的震撼和快乐,这时常令她觉得,自己的骨子里,或者没有想像中的那么正气十足。

这些都是题外话了,吴市长知道太忠后半夜要回来,也没在自己房间等他,而是在零点过后,来到了他的房间。

这一夜,她睡得非常不踏实,经常下意识地抬胳膊圈一下,触碰不到那厚实的肌肉,就忍不住要清醒一下,接着又恍恍惚惚地睡去,

终于圈到了,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猛然间,她真得身上有火热的大手在游走,又圈一次,圈到那了那人,二话不说,就先在那厚实的肌肉上狠咬一口。

“呵呵,我来了”陈太忠满不在乎地轻笑一声,这一口比昨天唐亦莹咬他的那一口轻多了一小董莹对前一天他和蒙晓艳设计自己,并且在阴谋败露之后强迫自己的行为。相当地愤懑,又知道他身怀异术,下嘴是真的没留情。

“你个。坏蛋,自己看看几点了”吴言轻声嘟囔着,从床头柜拿过了闹钟一这原本是她的闺房里摆放的,“五点一刻了”你是去了阳光小区,还是去了育华苑?”

“我是回了自己家,正搂着唯一的女主人”。陈太忠轻笑一声,不管不顾翻身上马,分开她就待枪挑白虎星君,不成想吴市长不为他的甜言蜜语所动,手向下一捂,抬手就去推他,“你洗过没有,”

晨练完毕,就是六点十分了,白市长已经完全清醒了,又舍不得离开,就要他讲述近期的遭遇,而陈某人知道她爱听什么,就挑着几件事儿说了。

当吴言听到他去了黄老家,听完他跟黄老见面的经过时,一时间禁不住情动如火,一翻身主动地跨坐在他身上,“不行,忍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