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6章 唇枪舌剑

2066章唇枪舌剑

始,刘栓魁对陈大忠话里说的“烈十陵园”并没有览,小一陈不知道那条路叫什么路嘛,别说他一个外地人,就是刘厅长这个在松峰生活了三十多年的人,也仅仅知道这条路以前叫解放二路,现在是不是改名了都不知道。

但是听自己的朋友提起公墓的事儿,他猛然间就反应过来了一,这烈士陵园可不就是归民政口管的吗?

很早以前,松峰这个烈士陵园是省民政厅代管的,当松峰升为副省级城市之后,管理权就还给松峰民政局了。

至于最近这烈士陵园附近开发为歌城了,这个情况刘拴魁也是大致知道的,按说烈士陵园是建在远离市区的城郊。然而,松峰升级为副省之后,城市化的进程大大加快了。城区范围就推进到这一线了。

刘厅长还记得,自己听人说起这个消息之后,很随意地哼了一声,心里也隐隐觉得不合适,不过后来一想。这歌城可不也就愕建在城乡结合部?反正旁边就是城中村,正好方便小姐们起居了。

总之,他现在总算是反应过来,陈太忠为什么给他打电话了按说这跟省民政厅是没啥关系的,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民政厅和民政局。多少还有点上下级关系不是?

人家陈主任肯打电话过来,意思就是说,我要在这儿折腾了刘厅长您要是不管,那到无所谓,但是好歹我是把风儿吹给你了,到时候牵连到你,那就不是我的问题了。

刘栓魁的侄儿刘园林就跟着陈太忠干呢,所以刘厅长太清楚这陈主任是个什么样的人了,特别能打不说,而且人家都吃得住国外的黑社会

一就几个开歌厅的小混混。几个盘录小姐的鸡头,哪里弄得住陈?

话说回来,弄不住陈太忠还是好的,陈要真的在烈士陵园那儿出了事儿,蒙老板哪里肯答应?说不得他跳起来,跟自己朋友打个招呼就往外跑,心里却是哀叹”倒霉啊,我这是躺着也能中枪。

再说荷塘阅色这边,陈太忠将人放倒了一地,其他小老板兔死狐悲。不敢进门却也不肯离开,就堵着门不让他走,当然,他若是再对无辜外人动手的话那辆帕萨特的牌子,大家可都是记住了,不信查不出你的根底来!

警察很快就到了,南山分局刑警队的,七八个便衣哗地就把门围上了,“让一让,让一让,我们是警察。

于是,人群就让出一条缝来,带头的警察走进来,一眼看到粗壮汉子在地上躺着。就奔过去相扶,小勇,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