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9 结果2080新任务

2079结果2080新任务(求月票)

特大八卦,某神秘巨巨、财经巨子回归都市转型巨著《金权》,书号猛匆,本书首页有直通车,同志们速速前去围观。

陈太忠猛地发现,自己若不是想去做正义使者的话,那么心情就不会太糟糕,反正打他的那厮,颈雅错位了。而发布命令的胖子,也被他在防暴大队里殴打。

散妩雅得到了保护,而断指年轻人也会得到相应的赔偿跟他有关的人和事,以及他要罩着某人的承诺,都已经兑现或者即将兑现,那他还纠结什么呢?

哥们儿就算是神仙,也庇护不了所有的人和事,更何况这里是碧空,是松峰,是松峰人的松峰,是蒙艺的松峰,别人不操心,关我这天南人什么事儿呢?

想明白自己是在狗拿耗子,陈太忠的心里就平衡多了,这人活着,可不就是活个心情吗?而且仔细想一想,他也认为这种事若不是将自己卷了进去,而他又急需转移目标的话,他根本就不会去管!

所谓正义感,是针对邪恶而言的,没有邪恶哪里来的正义?然而邪恶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某些人能甩此获利。

说穿了,这是一个正义感得不到鼓励,甚至会被耻笑的年代,而与此同时,主持正义不但难以被人理解,成本也有点高。

不怕说一句极端的话,就算此事发生在凤凰,只要没有涉及到跟他有关的人,也没亲朋故旧来求助的话,他都找不出贸然伸手的理由一平白无故得罪人,那不是冒傻气吗?

我能在我的责权范围内主持正义,就不错了,陈太忠仔细盘算一下,凤凰科委、招商办乃至于驻欧办,不但内部没什么冤屈,外延范围也是很公正公平的,既然我是称职的,那么,别人的死活管我鸟事?

想通了这个道理,他也懒得跟这些人计较了,于是转身走向接待室。散妩雅和扛大摄影机的两人在那里。

防暴大队是杨关带过去的,所以这二位并没有受到什么刁难但是很显然,这么将人放走了也不合适,毕竟这两人拍到了一些不合时宜的东西,该怎么处理大家要协商一下。

陈太忠也不怕这些人捣乱,这俩被请进来了,但是夹着手包偷拍的那个,却是把设备给他了,就算那两个录像被毁了,他手里也还有。

事实上,杨关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才有了“不止两台机子”的说法一这件事捂是捂不住的,是否会捅出来,决定权根本不在他们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