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0 挤兑2111修烟囱

2110挤兑2111修烟囱

眼见那高行长面色微变,陈太忠也不看??他,他压根儿就懒得跟此人叫真,而是冲邓局长点点头“呵呵,请问你是?”

邓局长在那里笑眯眯地做自我介绍,高行长一看,更傻眼了,敢情这二位也没见过面?再仔细想一想,拦着自己的老李,似乎也没见过此人,他终于反应过来,我或者是……做错了什么?

李行长感觉自己背上的力道一点点消失,就明白老高是有点后悔了,说不得就势拖着??他上楼“高行长,回屋休息一会儿吧,喝点水……刚才你不就渴了吗?”

高行长于是就坡下驴,随着他走上楼去,进了房间才闷声闷气地发话“老李,今天我真是看你的圣……你说他一个驻外机构,有客房不得有服务员?什么狗屁态度嘛。

“我们在这儿的消费,是直接跟凤凰结算的”李行长只能这么解释“这个驻欧办,在法国就没有营业执照,他肯定不能承认那是服务员,要不然他有偷税嫌疑啊。”

“就算不是服务员,也是伺候人的吧?”高行长很不满意,眉头一皱“这个……这个陈主任来之前,那??些小女孩还不是乖乖的,咱让她干啥她就干啥?”

“你在省里打听一下凤凰科委的陈太忠吧,真的”李行长觉得跟眼前这家伙实在没话,心说你不要整天憋在银行那一亩三分地儿里,多出来是一走看一看,行不?

不过,他此行的目的之一,就是陪好高行长,有些话实在不合适说,还好,下一刻他灵机一动“老高,你先歇着,那家伙肚量特别小,我先出去帮你说一下情。”

“我怕他吗?”高行长眼睛一瞪,银行本来就是垂管的,人行更是垂管的垂管,他这话说得还真有那么几分底气“老李你别去,就在这儿呆着,陪我聊天。”

“你不怕我怕,这可以吧?”李行长实在有点受不了他的色厉内荏,不过,为了避免高行长误会是他真的想讨好陈太忠,说不得要画蛇添足地补充一句“刚才我也得罪他了,我去找他道歉还不成?”

”麻痹的,老压根儿就没得罪陈太忠,就是想让他放过你呢,既然你要面,我担了这个名声了,可以吧?

“嗯,你要怕他你去”高行长也不知道是真喝多??了,还是!9??醉心明,就那么点点头,大着舌头发话了“你是要听市政府和省里的话的,我能理解……反正我是不会理他的,倒要看他能把我怎么样。”“那我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