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7 又走了2158制约

2157又走了2158制约(求月票)

见了田立平之后,陈太忠才开始联系章充东,虽然眼下是蝇营狗苟时期,先见谁后见谁大概也无所谓,但是陈某人并不想传递什么错误信号出去。

事实上,这次他都不想去找章尧东,只是很遗憾,上次他回来就没有见草书记,眼下又是年根儿了,再不表示一下,也就有点过了一一章尧东在北京是对田立平不太客气,而不是针对他,说得更明白一点,其实章书记还是很看重他的。

甚至田立平都暗示了,要他不要跟章尧东槁得太僵一一“小陈你是怎么回事,我心里有数就行了,不要拘泥于形式,有机会还可以试探一下,看他对你去陆海有什么看法。”

这劁也是,要是有什么部门想通过某些程序,对科委陈主任做点什么,一般而言还是绕不过凤凰市委,党委可不就是管f部的?

于是,从市政府出来,陈太忠就拨个电话给章书记,说是想跟领导汇报一下工作,不成想章书记在那边笑一笑“呵呵,我不在凤凰,大概明天晚上能回去,后天下午你跟我联系一下吧……就这样,我还有事。

估计老章也是蝇营狗苟去了!陈太忠明白了,要不是这样的话,也不至于连行程也定不下来吧?不过,这也是正常了,章书记正一门心思拼副省呢,就是不知道这家伙现在是在北京,还是在素波。

章尧东肯定不可能告诉别人自己在哪儿,事实上他正在北京,接了陈太忠的电话也没以为然,这两天他接电话接得都有点麻木了,总算是他还记得,小陈这边也很重要,所以态度倒也不错,不管是科委还是驻欧办,都是可以博业绩,也容县出业绩的地方啊。

事实上,他更4#39;d楚,陈太忠这。边不能出纰漏,他眼下要做的,就是提升自己的人气,跟那些具有强大能量的人维系好关系,小陈不算什么,但是小陈背后的黄家就很可怕了一一他不求陈太忠能帮到他什么,只求对方不要给他增加变数就行了。

说起来,这事儿还真带了几分滑稽在里面,田立平作为凤凰市市长,以前跟章充东没什么瓜备,又是政协主席蔡莉的人,却是被章书记毫不留情地打压,而陈太忠这么一个正处待遇,而且还时不时地挑衅一下章书记的的底线,反倒是能获得他的重视和忌惮。

说穿了,其实就是两个字:时势!在官场中的很多时候,人并不能主动选择自己的对手和队支,没有谁是完全能不受时势影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