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4 -2235错位

2234 2235错位

六点的时候,王敢终于黯然地离开了科技厅■,他还要继续求情,可成克己却没那么好说话了一一面子我给了你了,消息也给了你「你还要我出头,真当我脑门上顶着个“孙”字呢?王主任不得不静下心来,好好地分析一下,自己该何去何从。

今天接近中午的时候,厅里的纪检书记就把他叫了过去,递给他两封检举信,要他解释一下信里反应的情况。

王敢当时就震惊了,我是跟郭老板的,你跟我搞这个,是什么日的啊?结果纪检书记暗示一下,这是省纪检委转交过来的“省里比较重视,让咱们先自查。

这就是惹人了,大老板都不管用了,王主任太明白这个道理了,不过既然没有直接来人带走他,而是先让厅里自查,那就是还有转围的余地一一只不过这余地是大是小,就很难说了。

他最先考虑的,就是自己最近在厅里惹了什么人没有,或者挡了谁的路,王敢主要就是混厅里的,虽然跟外界也有接触,但是他很少欺负人一一严格地来说,是他从来不欺负可能带给他威胁的人。

像插手落白的事情,有人看他做得冒失,其实不是那么回事「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大厅长郭怀亮,是比较待见单仁义的,这就是政治上正确,而落宁市政府本身,跟凤凰科委是没什么交情的,曹市长的高度重视,也未必就有多高度,无非是想卸个包袱嘛。

说得再势利一点,曹市长你是一市之长,但是你能将手伸进贸易厅吗?那不现实,而且我们贸易厅这么做,可不也是想把落白的价钱卖上去?

尤为关键的是,这是公对公的事情,你凤凰的疾风厂,也是公家单位,为了公家的事情结下个人的恩怨,那不是傻的吗?就算结下了,我在贸易厅也不怕你一一是的,王主任根本就没想过,凤凰人会因为公事,而请动省纪检委来收拾他。

最危险的敌人,永远是来自内部的,王敢深明这个道理,于是他拼命地琢磨,这厅里面到底是谁在使坏,然而,嫌疑人他琢磨了一大堆,却是无法判断,到底是谁这么阴毒,更令他郁闷的是,他发现就算整倒自己,这里面也没有谁能明显、确凿地受益。

他不得不硬着头皮去找郭怀亮,正如他所料想的那样,郭厅长对他多了两分冷漠,不过此刻的王主任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而且他有自己的理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