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72258 分说

22572258分说

对陈太忠的出现,唐亦董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喜,但是那份平静掩饰之下的喜悦,只要不是太愚笨的人,都能感受得到。

陈太忠紧跟着她就走了出来,嘴里还轻笑着,“不着急洗啊,我最喜欢看仙子蒙尘了”。这一刻,心中那份郁结早就被他丢到了爪哇国。

“什么坏习惯?”唐亦鳖埋头疾走上楼,这个仙女的形容,让她心里甜甜的,然而,太忠越是夸奖赞美她,她就越不想把自己邋遢的一面暴露给他,“老实呆着,我洗个头,换身衣服就出来。”

“我跟你一起洗澡吧?,小陈太忠跟在她身后,没皮没脸地发问,他还没跟她洗过鸳鸯浴呢,当然,更重要的是,他看着她掩面而走的那份尴尬,觉得特有意思。

“你”唐亦董气得狠狠一跺脚,犹豫一下方始发话,“今天不行!”“那就是改天可以!”陈太忠连忙敲定这个承诺,不成想小董董根本不回答,埋头就冲进了浴室里小还将门反锁了。

打开天眼看一看?他犹豫一下,最终还是摇摇头,决定不做这种没品的事情,做仙人就要有做仙人的觉悟。想当年小董莹求我教她赌玉,哥们儿都是不屑一顾的。

可是我现在,为什么就这么着紧她了呢?紧接着,陈太忠又陷入了理智的分析中,到最后才最终确定,当时自己确实不怎么开窍,而且唐亦董这女人,是一本很耐读的书。

而且,她身上的女人味也很重,比如说刚才不想让他见到她头发上的粉尘,偏偏是这样的绝色女人,要将大好的青春,一点一点地消磨在小屋里的砂轮机上。

目睹了刚才的场景,陈太忠终于彻底地明白,她为什么要赌玉了,不这么做,她漫长的孤寂无法排遣,而以她的骄傲和对老书记的尊重。不允许她选择别的排遣寂宾的方式口她赌对的每一小块玉,大约就是生活中最大的惊喜了吧?

而同时小董莹本人还拥有十个黑色的指甲,她也渴望疯狂和漏点的,他承认,看到刚才擦石头那一幕的时候,他真的有点微微的心痛一

要不,我现在硬闯进去,给她制造一点漏点?

算了,还是留到下一次吧,他否定了这个或者会促成一次浪漫的想法,于是长叹一声,“果然是日久生情啊。小

“又想着祸害谁家丫头呢?”唐亦董歪着头,擦拭着湿漉漉的长发,缓缓地走了过来,她身上满是尘土的运动衣已经不见了去向。上身是一件大领的紧身秋衣,下身却是一条及膝的宽摆牛仔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