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12302 热情的花华

23012302热情的花华

情的花华(上)

其实,李无锋是在周日晚上就接到了陈洁的电话,听说陈太忠跟王德宝在省委党校里成了同班同学,他心里登时就是“咯噔”一声,这姓王的运气也太好了一点吧?

对王德宝,李厅长确实是没啥太好的印象,不过大抵还是由于阵营的缘故,至于说个人恩怨……有没有?有!但是不多也不严重。

姓王的紧跟瑞根,跟他有利益上的碰撞,是非常正常的。

但是听到陈洁说起陈太忠,李无锋就知道,这次不能折腾王德宝太惨了,他虽然只见过陈太忠一面,但是他太明白这家伙的能量了。

且不说他的扶正就是陈太忠帮着关说的——此事他领的是陈省长的情,只说曾任天南第一秘的副厅长严自励,说起陈太忠的时候,表情都是怪怪的。

事实上,李无锋也不想将王德宝折腾得太惨,满打满算他还能再干两年,何必在临下之前做得太过呢?

但是下面有人想弄王德宝,而且瑞根那也不是个善碴,不下狠手将来没准还要生出什么事端,所以李厅长就默许了某些事情——姓王的这几年也没少捞了钱,判个死缓也正常。

不过陈太忠横空插一杠子进来,这事儿就不能再这么弄了,李厅长是老派人,所以他饮水思源只领陈省长的人情,但是既然是老派人,他也承认,陈某人对他李无锋是有恩的。

反正,陈洁打过来电话,李无锋就必须有所表示,我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一出,陈省长您有什么指示,尽管吩咐。

我哪儿有什么指示?陈洁不想沾染此事——她并不能肯定那姓王的到底是不是规矩人,于是就告诉他,你跟小陈协商处理吧,嗯……他的要求好像不高。

一听说要求不高,李无锋登时就放下了所有的担心,他可是知道,陈某人一向是不怎么讲理的,有陈省长居中调停,他倒是不怕小陈逼自己交出肇事者,而眼下这么说,想必就是王德宝能动,但是不要搞得太惨吧?

没错,他对陈太忠的能量,认识得太深刻了,又知道那厮是个反脸无情的主儿,若是没有陈洁居中,他还真有点担心这事儿。

反正,陈省长和李厅长那真不是外人,这么晚,陈洁都能打电话给他,就足以说明问题了,只不过她确实不想介入此事,于是就将态度表现得明明白白。

等接到陈太忠的电话,李无锋自然要客客气气的,顺便,他还不忘记旁敲侧击地打听一下小陈跟严自励的交情——李某人还有两年退休,这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