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7 -2308原来是这种壮丁

2307 2308原来是这种壮丁

要说何振魁嘴巴大,那还真是嘴大,别人还没问呢,他先把自己要挂职的地方说出来了,寿喜市。

这寿喜市在天南的地级市晨靠后,跟老区正林一般,是省里最后一批撤地改市的地区,不过这里的经济条件比正林强不少,虽然也有部分丘陵地貌,但是农业和工业都有一定的基础。

“寿喜市?”陈太忠平时也没怎么接触过这个地级市,毕竟这个地区也在天南北部,挨着通德,跟天南南部的凤凰离得很远,“也是副县长?”

“可能还在建委口儿。”何振魁扬一扬眉毛,这一点上,他跟罗汉有点类似,没出了系统,“太忠你肯定那儿也有人。”

“寿喜我还真的没人,”陈太忠撇一撇嘴,“不过你是省厅下去的,在自己的系统里,也吃不了亏吧?”

“看看,我就知道你分了里外,”何振魁伪作不忿地哼一哼,下一刻就展开了新的话题,“太忠,你们地市来学习的,也有选派吗?”

“有吧,不过应该不多,”陈太忠摇摇头,他自己就被弄到上挂了,自然能确定这一点,按理说,现在一群人,就他没说出己的去向了,他应该跟这几个好友也提一下的。

其实,陈某人也不是心里能装住事情的性子,但是非常遗憾,省文明办这个单位,让他太过无语了……不是哥们不想说,而是那地方实在太邪行了。

总算还好,那三位也没想到,自家的副班长会上挂,于是这个话题终于打住,大家又聊起了关于范如霜董事长的一些事情,这固然显得有些八卦,但是在见一个比较陌生的领导之前,做一做相关的课也是很有必要的。

车子很快就来到了天南宾馆,等了一陈之后,一辆黑色公爵王从里面缓缓驶出来,这是临铝驻素波办事处派来的,里面坐着的是凯瑟琳和伊丽莎白。

接待小组的人又开始头大了,因为昨天晚上的那辆黑色奥迪又等在了门口,大家禁不住私下抱怨一番,“我说这陈太忠也真是的,有事没事就要带人出去……”

这个抱怨其实有点冤枉,今天是范如霜坚持,要在临铝驻素波办事处见凯瑟琳的,作为主人接待客人,她认为有必要把酒席定在自家地盘上。

事实上,范董来素波之后,一般都是吃住在自家的办事处里。她家大业大的,最是怕被人惦记,至于天南宾馆更是她的禁忌——错非不得已,绝对不去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