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5 -2386拜访邓健东

2385 2386拜访邓健东

2385章拜访邓健东(上)

自打陈太忠来了文明办之后,这里就被搅得天翻地覆,逐渐地,大家都开始发挥主观能动性,寻找自己力所能及的工作来做。

像康楼电的行为,就是很典型的,他所谋划的《贪官访谈录》,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虽然跟文明办对口,但是以往类似事情,一般都是宣教部出面。

因为这种事儿,一般还要涉及纪检委、司法厅之类的配合——其实要说纪检委的高配,根本就是普遍现象,比宣教部还有资格主持此事,但终究是各司其职的。

在这种大背景下,文明办有资格琢磨此事的,就只有马勉一个人,没错,这种事情不一定非要潘剑屏出面,但也不是文明办一个副主任有资格惦记的。

康楼电倒是有建议的资格,向马勉建议,但是他现在直接跑到司法厅活动去了,而且,根据他事后还要向陈太忠打招呼的行为,可以判断出,他事先并没有获得马主任的授权,否则的话,他并不需要担心陈主任的支持——小陈谁的面子不给,还能不给马老板面子?

凭良心说,这并不是什么大事,在向领导汇报之前,先了解和落实一下情况,能让建议变得更具备可操作性,做下属的总要对自己的建议负责不是?

然而,这是在省委宣教部,凭良心说,宣教部的人犯错误都犯得习惯了,所管理的电视台、文化行业也是才子佳人扎堆的地方,办公的气氛没有党委其他的口儿那么严谨。

但是请注意一个定语——这宣教部是省委的,就算办公气氛宽松,也不过是相较其他的口子而言的,在省委上班,谁不是小心翼翼夹着尾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所以,康楼电的行为,搁在别的地方是“稍嫌过分”,但是在省文明办,以旧有的眼光来看,就已经算是程序不正确了——不过,现在文明办里人心思变,他做的倒也不能算出格。

以陈太忠的粗疏,想不到这么多东西,但是他感觉得到,文明办变了,比他刚到的时候,似乎多了一点活力,少了一点死气——当然,这或者只是哥们儿个人的感觉,嗯嗯……不能太自以为是吖。

他嘴上找借口谦虚着,心里肯定是不无得意的,说文明办发生变化的不止一个人,就像雷蕾都这么认为。

在当天晚上湖滨生态小区的别墅里,雷记者感念他白天的照拂,异常活跃且索需无度,她像一个勇敢的女骑手一般,在男人身上尽情地驰骋着,“我跟胡主任说了……呼呼,胡主任说支持我……呀,腿疼得不行了,太忠你到我上面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