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1 -2492劫个色

2491 2492劫个色(求月票)

陈太忠就算准了,以新华北报业人的傲慢,绝对忍不下这口气”被一个外地的小处长调戏,那成什么了?

要知道,上次“高价买卖“库尔斯克,域名”事件中,新华北的人是直接将要钱的电话,打到了通玉县交通局局长曹小宝的手机上一是隔着电话,就跟一个陌生的科级干部要钱!

以他们这种眼光,不可能接受这样的侮辱,尤其是陈某人自己”也在有意地煽风点火,刺激对方那一颗骄傲而脆弱的心脏。

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醒来之后,先是惯例晨练一番,然后神清气爽地给大家做好了早餐马小雅倒是好说,她连起都不起来,可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始终吃不惯北京的早餐”偶尔吃一吃还行”顿顿吃那就太难为人了。

给她俩做好早饭之后,陈太忠就溜溜达达地走出小区,去半里地之外的报亭去买报纸”打开油墨正香的《新华北报》,上下搜索了两眼,就看到了杨姗的报道。

这报道并不是在头版,也不在时事较多的第三、第四版,而是在靠近疒告的第七版,而且文章并不大,约莫就是七八百字《权力主导下的不公平市场竞争》。

这个标题真的是有点操蛋”不过细看一看内容,也没说得多详细,只不过是笔者认为,发生在天南省素波移动公司的事件,非常可疑。

文章中浓墨重彩的地方,是李忠和先是被“非法羁押”接着又被“疑似诱捕”接着形容了一下李家孤儿寡母的凄惨。

纵观全文,并没有任何观点,明确地说素波市是以权代法记者杨姗只是置疑了一下”然而,通篇文章都给人一种强烈的暗示”那就是一素波市罔顾经济规律和人权,通过政府权力,粗暴地干涉市场……其中或可有不可告人的地方。

这是《新北方报》一向的拿手伎俩,就像官场上很多事情是做得说不得的,到了他们媒体这里”就是可以暗示却不能点明。

如此一来,受到心理暗示的读者,会认为自己感受到了真相,这新北方报不愧良心之报,而真想找他们麻烦的人却是不能对这貌似公正的报道发难。

人家只是客观地报道一下,最多是“……加入了一点主观情绪,这都二十一世纪了,是信息爆炸的时代了,莫不成还要搞“文字狱”那一套吗?

当然这说来说去的,也不过是实力使然,新北方报若不是有强大的背景,被文字狱也就被文字狱了,可是人家有靠,大家想要说其“误导”或者“影射”的时候就不得不考虑一下后果。

总之,就是“有度的”有恃无恐了,陈太忠无声地笑一笑一种情商上的优越感油然而生,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