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6 -2527长假

2526 2527长假

2526章长假(上)

陈太忠当然想得到,杨姗是不想失去人身自由,所以宁可认罪也不想被劳教,至于劳教时间最长也不过三加一,那就是扯淡的事儿了。

劳教是由劳动教养委员会视情况决定的,四年一过,如果人家认为你表现不好,没有洗心草面做人,没有痛改前非的意思,那么接着劳教就完了这不需要什么法律依据,大不了将人在所外放两天,接着再弄进来罢了,不就是个形式吗?

杨姗可能明白这一点,也可能不明白,然而陈太忠首先要考虑的并不是这一点,他考虑的是:这会不会是一个陷阱?跟新华北报这帮人打交道,真是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从抢注域名时主动打电话索取报酬,到后来交谈时偷带微型摄像机,陈太忠已经太明白,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什么群体了~鲜廉寡耻,为达目的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不过,这种人遇到官场中人,也算是遇到克星了,我党的绝大多数干部,做事并不缺少小心,职位越高越是如此这不,连某个愣头青都会第一时间考虑到这个可能。

所以他又冉赵明博两句,赵所长表示,以他老干警的眼光来看,杨姗绝对是心理解溃了而且事实证明,这不可能是什么圈套。

这件事里,有人比陈太忠还要着急,那就是聂启明,昨天晚些时候,聂总主动打电话给赵明博说是新华北报那边已经协调好了你尽管劳教吧。

于是赵明博就跟杨姗说,你也不用指望你们单位搭救你了,那边己经放弃你了你准备接受三年劳教吧………”嗯,也许还不止。

杨记者一听就急了赵所长,你能不能让我跟单位打个电话?单位要是真的不管我了,那么,您让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您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赵明博一听,觉得这个要求也不算特别过分,若是能借着这股子劲儿,彻底打消她的侥幸心理,那保不准……还会有意外的收获。

于是他就打个电话给聂启明,聂总堂堂的厅级干部,丝毫没有计较自己被一个小派出所所长打扰忙不迭地表示,“这个问题不大,不过,我先联系一下吧。”不多时,聂总就将电话回拨了过来不但同意了杨姗打电话,还推荐了两个人选你就告诉那小丫头,俩电话任选其一。

当然,杨姗打电话的时候,旁边必然会有人监听,而且都不瞒着她就在她身边,大摇夹摆地串个电话。不过显然,警察们的操心有点多余小记者知道了那两个供她选择的电话号码后,就是满脸骇然毫无疑问,她知道那边人的份量,而警察们不怕她打出这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