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7 -2598亡羊补牢

2597 2598亡羊补牢(求月票)

2597章亡羊补军(上)

前有尚彩霞的电话,后有对蒙勤勤的了解,陈太忠发现,他想拒绝简泊云,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所以他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然而,因为他在前期就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知道这件事翻开的可能性实在太小,倒也没有多么抗拒的心理、有些盖子,是不得不捂的。

不过他没有想到,会有人来找他说情,他认为有人想捂盖子的话,那必定走到了一定级别的,通过人给许绍辉传话才是正道。

不管怎么说,他可以拒绝简泊云,却是不能无视她身后的各种关系,一边驱车向锦园驶去,他一边心里暗暗感慨,总算知道黄二伯为什么在京城都能呼风唤雨了。

郑飞和黄老的地位,那是不能比的,而且一个已经死了另一个还活着,但就是死了的这位的儿媳妇,随便招呼一声,他陈某人都不能不卖这个面子。

所谓权贵家庭的影响,就是这么大,虽说有“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一说,但是在这衰竭的过程中,其影响依旧是绝大多数人望尘莫及的。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车就到了锦园,走进包间之后,简泊云和侯厅长已经在里面了,他是第一次见简泊云,发现尚彩霞嘴里的简大姐皮肤白皙保养得很好,倒是看不出来已经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

侯国范却是高大黑粗,脸上坑坑洼洼的,看起来比简泊云年纪还大。

见他进来”侯厅长笑嘻嘲也应了上去,热情地伸手相握,“太忠主任,久仰久仰了”““介绍一下”这就是简大姐。”

“简阿姨好”陈太忠先冲简泊云点点头,才侧头看一眼跟自己握手的侯国范,嘴角抽*动一下,皮笑肉不笑地发话了,“侯厅长太客气了,怎么敢劳您大驾迎上来呢?”

“应该的”应该的”侯厅长连连地摇头,脸上的笑容丝毫不变,一个厅长如此对一个处长,实在太掉身价了,不过他被人揪了小辫,不客气不行。

“小陈”坐”简泊云笑着点点头,她就坐在圆桌后面,一动不动,这就是简大姐的做派”求人都是理直气壮的,“早就听小尚说起你了。”

其实这并不是她有意怠慢对方,而是她太要面子,本来她就是大户人家出身,格外讲究长幼尊卑,蒙艺对她失礼一点”她就直接不登蒙家的门了,半年之后,还得暴后尚彩霞主动上门”缓和双方的关系。

面对比蒙艺还小了一辈的小字辈,她绝对不可能站起来去迎接,不过话说回来,她能坐在桌边等小陈,那也是很给他面子了按她往常的习惯,是应该坐在沙发上不动,等着小陈来请自己入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