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5 -2606急眼了

2605 2606急眼了

2605章急眼了(上)

陈太忠看清单的时候,并没有多么在意,只是他看到通德市都将调查表交了上来,而且还标出有六个干部家属在国外,禁不住就感叹臧华的肚量:看人家这才是厅级干部的气度。

他非常清楚,杜毅对文明办这一套,持的是不表态不鼓励的态度,而臧市长前一段因为几个企业拖欠捐款的事情,跟他对上了,被他毫不留情地扫了面子。

但饶是如此,通德还配合着把表交了上来,这才是对事不对人的典范,陈太忠心里真是有点佩服臧华——也不知道民政厅收到那补交的款子没有?

想到民政厅,想到上午那朱宏晨居然溜号,某人有点恼怒,于是顺便就找一下民政厅的清单,这才发现没有它的清单。

“他们的表还没交过来,”林震不清楚自家的主任为啥专点民政厅,所以他就不肯多说——他并不知道自己来的时候,陈主任已经折腾过民政厅的凌洛了。

“催过没有?”陈太忠皱一皱眉头,姓凌的你又欠收拾了?

“这个倒还没有,时间还早,”林震犹豫一下,老老实实地回答,时间确实还早,距离交表截止期限还有六天。

干部家属情况调查表,原则上是由各个干部自己填写的,不过考虑到一些干部没准会调整家属的状态,所以这时间就放得略宽——说白了,做这个调查表是想断绝某些现象,但最终不是以整人为目的,要给别人改正错误的机会。

否则的话,就算陈太忠全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

“那我催吧,”陈太忠点点头,接着就随手在旁边的纸上记下“凌洛”两个字。

咦?这下林震确定了自己的猜测,敢情陈主任还真吃得定民政厅,没办法,他来的时间太短,对于这个颇有点传奇色彩的领导,他已经听过太多太多跟其有关的逸事了,不过显然,他听到的并不是全部。

“这个……”林主任犹豫一下,似乎有什么话要说,陈太忠见状,一摆手,“有话就说,吞吞吐吐的干什么?”

“我们接到了不止一封关于凌洛的举报,”林震不愧是组织部出来的,口风还真紧,直到这个时候才张嘴,“说凌厅长的大女儿……已经入了加拿大籍……”

“入籍?”陈太忠听得登时就是脸色一沉,他不但是抓了绿卡登记,以前还做过驻欧办主任,当然知道这两个字的份量,他沉吟一下,皱着眉头发问,“有确切证据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