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8 -2629海潮隐忧

官仙 2628 2629海潮隐忧(求月票)

2628章海潮隐忧(上)

对谈论项一然的工作调整”陈太忠没有任何压力,道理在那儿摆着呢,对地方政府来说,铁路系统基本上是彻底独立于体系之外。

他相信林莹也清楚这一点”她不可能指望他去帮着说话,这绝对不现实”某人做惯了地下组织部长,遇到事情总是难免要考虑,自己会不会被人求。

事实证明,林莹的心思根本不在项一然身上,她就这么很随意地感慨了一下,就将话题转到了另一个方面,“江川这次,要倒霉了吧?”,跟老滑头说话”确实不如跟这小女人说话,陈太忠再次感受到了这一点”搁给林海潮那厮,绝对说不出来这样的话,于是他很奇怪地问一句,“你和你老爸”怎么都会这么想?”

“听到这风声的,也不止我家”,”林莹淡淡地一笑,“江川在张州这么多年,也捞得差不多了”再不走就走不了啦。”

合着是激起众怒了,陈太忠听明白这话的意思了,他想一想之后又问一句”“按说你们家在张州发展得不错,也有江川一份功劳,怎么你们就这么盼着他走呢?”,“那个人太贪,而且,他其实一直在打压我家”,”林莹这女人”还真是有什么说什么”她冷。多一声,“李静川就是他一手扶持起来的……你听说过这个人没有?”,“我需要听说过他吗?”,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林莹看他这副样子,就笑了起来“这人现在窜起得很快……”,敢情这李静川跟林海潮同为娄城县人两人老早就认识,林海潮一开始搞小煤窑的时候,李静川还入了股不过就像刚改草开放时大多的股份企业一样,两人很快就分道扬镳了。

到后来海潮集团从银行获得了不小的支持,就此崛起,李静川却混得不怎么如意当然,这个不如意是相对海潮集团而言。

但是在娄城这个地方,李静川还是能跟林海潮抗衡的,就算在下风头却不是完全没有能力抵抗。

这两年,李静川搭上了江川,在张州连着开了几个矿,资产也是在刷刷地暴涨,就有点不把林海潮放在眼里了”可江〖书〗记偏偏在表面上要打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