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8 -2669非我所愿

章节目录 2668-2669非我所愿(求月票)

“有个副省长掉下去了?”陈太忠得到消息要晚一点,虽然事情是他干的”但他只是设置好了时间而已,哪里想得到这次一坑,就坑了一个副省长??

通知他的人是许纯良,许主任自打接了他的电话之后,就开始找人了解古平市大桥的情况,不成想打听到情况没多久,那边又主动打电话过来”说这下热闹了,秦阳市也塌了一座桥这座更狠,是还没交工的?

“鲁国民没掉下去,他就是摔了一下”,许纯良知道的消息晚”打听得就相对清楚一点,“不过当时天上下着小雨,大部分人反应得不够快……可笑的是,姓鲁的过去是辟谣的,真是太讽刺了”,通车才两年的桥就倒塌”这件事带给吴田路桥公司太大的被动了,虽然迄今为止,没有人员死亡的报告,但是不管怎么说,光天化日之下”大桥塌了。?

路桥公司倒没有怀疑有人故意破坏,那桥的质量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心里都有数,所以老总马上过来危机公关捂盖子也得体现诚意不是?不成想他才安顿得七七八八,猛地有人反应,说这件事让省外的记者报道了。?

这是谁这么不知死活啊?路桥的老总就跳脚了,不过当他听说那报纸叫《天南商报》的时候,也没什么脾气了~表面上看起来,黄家对天南的经营,远远没有蓝家对乌法经营得严密”但事实上并不是那么回事。?

蓝家底子还浅”对乌法经营是抓上层力量,搞的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那一套,容不得不同声音”而黄家在天南根深蒂固,甚至有那小科长都有门路把话传到黄家耳朵里,所以看似黄家对天南不怎么上心,可谁又敢在天南撤野??

这是黄家惦记上我了?路桥的老总有点心惊,不过,他背靠的蓝家也不吃素的,足以跟黄家相领顽”更别说在乌法这一片了。?

所以,他要辟谣要澄清,而乌法的省委书记也相当给他面子,说是现在人心惶惶,那就得领导出面辟谣。?

可是这个谣言该怎么辟呢?公开讲话那是不可能的,本来别人还不知道断了一座桥,只有少数别有用心的人知道”可乌法这边一承认却有此事,那就是大家都知道了,被动就是必然了不说的话,只要黄家不是要跟蓝家死掐,想来也不至于揪住不放。?

公开讲话不可能”那就只能暗示了,原本这塌桥事件就封锁得很好,知道真相的只是少数人,那么关心后续冻果的”也必然是这一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