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8 -2679极品对对碰

2678 2679极品对对碰(求月票)

王志君个头中等,肤白微胖,尤其是双颊肥嘟嘟的,一看就是那种有“福气相”的女人,看起来也不像五十三岁,说是四十三倒差不多。

见这帮人连座都不知道让一下,王书记沉着脸走到沙发边,慢吞吞地坐下之后,方始开口,也是不怒而威的样子,“问吧。”

“这张干部家属调查表,是你填的吗?”随着陈太忠的发问,林震从包里拿出一张调查表,递给对方一一是原件而非复印件。

果然是为了这事儿,王志君接过表格,细细地看了差不多五分钟,又翻过来看看背面,才将表格向茶几上随手一放,“是我填的。”

“是你亲手填的吗?”陈太忠继续发问,“我的每一个问题都很重要,请你仔细考虑之后,再做回答。”

“是我亲手填的,”王志君对这些还是很熟悉的,她就算说是秘书填的,也没有任何意义,而且类似这样的表格,应该是由被调查的干部亲自来填这是个态度问题。

果不其然,对方马上就跟着确认一下,“也就是说,你对上面所填写的一切东西负责,不存在任何不确定的细节?”

“没错,”王志君点点头,她非常清楚,随着这个点头,战斗终于开始了。

“你确定不需要任何的更正了?”陈太忠继续给她施加压力,他没干过纪检工作,但是被省纪检委审查过,更是看过警丵察审案.所以不缺这点小技巧。

“我确定,不需要更正了,”王志君眉头一皱,她知道对方的用意,但是自打她从政以来.还没被人这么拎着脖子问过话,一时间真的控制不住心里的怒火,“我说,就是一个家庭情况调查表,这辈子我不知道填了多少了,我家是什么样的,难道我不知道?”

“这是组织调查,请你严肃一点,我是代表组织在问你.”陈太忠的脸也是一沉,“欺骗组织是什么性质的行为,不用我向你这党群书记解释吧?”

“我确定,我填写的信息,没有任何问题,”王志君吃他这么一声喝,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于是强压着怒火回答。

不过她真的很少遇到这种情况.往日这种咄咄逼人的局面,往往都是下面职工挑衅,或者是刁民闹事,所以她下意识地冷哼一声,“原来文明办还负责替组织部核实情况,这个我倒是真的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