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5 -2696惊变

2695 2696惊变(求月票)

以陈太忠对干部任免程序的了解,既然能形成文件,那必然是要通过杜毅一关的,而且郊健东并不是一个无法无天的组织部长,这人做事很稳的。

干部任用是省委组织部负责提名,但若没有跟省委书记的沟通,怎么可能以文件的形式出现?这是扎扎实实的顶天正厅,半步副省的位置,可不是那些可有可无的副厅。

这个文件若不是通气的性质,那么就是要记办公会讨论了,陈太忠做出了分析,不过,就算他再怎么乱猜,给黄家打电话那是必然的一不管是杜毅的意思,还是郊健东的意思,人家显然不会专门对他这个处级干部吹风。

或者,是杜毅想让黄家知道,他要伸手进张州了?他想起了田立平的判断,紧接着他就又想起了段卫华的预言~老市长这预言,还真的准啊。

他不知道的是,段卫华就任素波市长,时过境迁之后还是得到了消息,是闺昱坤和臧华跟他争市长,这个消息是他必须做的功课一就算已经是成功上位,他也要了解自己是挡了谁的路,从而警惕背后可能出现的冷枪。

一听说展涛可能出任张州市委书记,段市长下意识地就觉得不可能,那厮在吉庆待了七年,吉庆的经济从来没有起色过,欠发达地区的市长一其实是严重落后地区的行署专员,去一个经济蒸蒸日上的地级市当市委书记?能当市长都要走门路。

而展专员并不怎么得杜毅的赏识他就没这个面子让杜书记把他弄到张州当市委书记段卫华比较确定这一点,更别说臧华的提拔,已经在蒋世方那儿挂了号。就算是臧华去都轮不到展涛,段市长心里真的太清楚了,但是他并不能确定一定是臧华去,所以就是预言了一下有了足够的消息,判断起来真的很简单。

反正陈太忠心里就是佩服了,当然,在佩服之余他送走了王处长,并且表示有什么消息的话,自己会及时联系的。

王启斌并不想走,他其实很想亲眼目睹小陈给黄家人打电话,不过他更清楚,自己这种期待有点过高了,在陈太忠的湖滨小区倒是可以试一下不过在省委宣教部……还是省了吧。

陈主任关好门,才拨通黄汉祥的手机,不过下午的时候给黄二伯打电话,结果不问可知,于是他又拨通了阴京华的手机“京华老哥,我这儿张州的书记要任命了。”

“哦,你说”,阴京华随口说一句,接着又想起了什么,“那个原来的书记不是让你搞下去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