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7 -2738总有刺头

官仙 2737 2738总有刺头(求月票)

哪些企业?郭局长一听这话,脸就黑了下来,身为工商局副局长,他哪里可能听不出这话的意思?

劳动厅这就是把态度表明了:你就算再跟我们强调困难,我们也要强行推动此事了。

直接面对企业,这个并不重要,劳动厅好歹也是政府机构,不会害怕一般的企业,关键是人家不惜绕过工商局。这就证明了劳动厅推行此事的决心。

当然,这话里也不无杀鸡儆猴的意思,郭局长听得懂,不过他对这个无所谓。既然敢找陈太忠暗示,又敢登劳动厅的门,他心里就有自己的章法。

“企业不理解,这还好说。”他并不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关键是一定会影响到整今天南的经济发展,这个责任……你这儿扛得住吗?”

“扛不住也要扛”,钱诚是真有小聪明的,他淡淡地回答一句之后,话题一转,“听说有些企业表示,真要贯彻劳动法的话,他们就有意撤出天南……我这儿没接触到类似的反应,不知道郭局长你那儿,有没有具体一点的名单?”

郭局长听到这话,就难免有点小小的尴尬,丰实上”这个风儿是税务上放出来的。

因为这次文明办和劳动厅来势汹汹”财税系统光表示说可能恶化投资环境。影响别人来投资的话。未免有些主观臆断没落地的投资”谁说得准呢?

所以他们必然要强调一下。有些已经落地的投资,担心环境恶化有意撤资。这才是比较有说服力的口这也就是陈太忠凶名在外,秦连成和劳动厅也都不是什么善碴,搁给一般弱势一点的部门,财税系统连这个解释都懒得给。

“这个反应。肯定是有的。”郭局长不能自打耳光,现在这个局面,工商和财税是同一阵营的。“不过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这样吧……我把你们的意见向上面反应一下?”

看着他悻悻地离开”钱诚的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冷笑,他就知道,自己把这个态度往外一丢,必然是这样的反应。说来说去”为落实劳动法叫苦的,没有多少重量级的企业。

无非就是补交个社会保险费,落实一点加班费,能多出多少钱来?其中的要害,是在于某些企业的隐性账和隐性收入,不得不公布一部分一这些企业还是最怕被人注意到的。

正经叫苦的”就该是那些小公司和血汗工厂什么的,比如说丁小宁雇佣的那些施工队。这些公司处于相对底层的商业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