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4 -2755不知身是客

2754 2755不知身是客

2754章不知身是客(上)

周铭听到这话,心里就微微抖动一下,以他的见识自是不难听出,对方对这个即将定稿的稿子有点小不满。

原本这也是正常的,分管的领导一换,对前任的一些做法和措施发出一些微词,基本上是必须的——一个是告诉现在大家变天了,你们看清楚一点;再有就是向大家证明:这件事情虽然是前任做的,但是我也有能力在一定程度上左右局面,是的,我不是摘桃子来的。

可是,接手康楼电工作的明明是刘爱兰,陈太忠上门来,不过就是临时接受了委托而已,你为什么还要发出异样的声音呢?

刘主任本来就是“暂代”康主任的工作,而陈主任就是暂代时的暂代了,无非就是一个过场罢了,然而这个过场,周局长还不敢小看,因为……这个人叫陈太忠。

一群人前呼后拥地走到二楼的局长办公室,这个时候,无关人等就自然散去了,管理局这边除了周铭,就只留下一个矮小精干的办公室主任,和一个三十出头略显丰腴的女人。

周局长的办公室不小,陈太忠和周铭各坐一个单人沙发,中间是个小茶几,正是中外领导人会面时的那种布局,距离很近但是界限也很明显。

女人为大家端上了茶水和干果,周铭却志不在此,几句客套话说完,他单刀直入地发问了,“陈主任,你觉得这个访谈录,应该做一些什么样的改动?”

这不是他一个堂堂的厅级干部沉不住气,而是说对手的气场太强大,他若是推三阻四地伪作不知,那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倒不如直接问出来,起码能博个赤诚的印象回来。

“我先声明啊,原本这个事情,是楼电主任一直在负责的,我没接触过,”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所以,我个人的看法,有可能不是很成熟。”

嗯嗯,你继续,周铭不动声色地点点头,这样的套话,他已经听得耳朵都磨出茧子了,无非是想说你不是针对前任的,自己又有点想法,继续说吧。

陈太忠的想法,却不是他自己想到的,而是彭苗苗提醒的,凭良心说,康楼电搞这个访谈录,也是下了辛苦的,那些贪官的成长历程、心态变化和最终的结局,都写得很清楚很翔实,确实是一本厚重真实的警示录。

这整整的一本书,强调的是“手莫伸,伸手必被捉”这个道理,最多再带一点点反思什么的——当然,这是舆论宣传的主流声音。

但彭苗苗却是敏感地注意到,或者是过于想突出主题了,关于贪官本人之外的周边描述,稿子里描述得就不够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