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4 -2795各种凌乱

2794 2795各种凌乱(求月票)

就在陈太忠纠结于幸福和不幸的时候。北京的黄汉祥也在皱着眉头纠结,“这个……他从哪儿搞的啊?”

他的面前,是一个转动着的小录音机,磁带走过最后一段空白。“啪嗒”一声跳了起来,声音虽然很轻,但是偌大的屋子里寂静无声,竟然显得清脆响亮。

“这个,我也不知道”,终于,又一个声音响起,却是阴京华苦笑着解释,“下午撞见了马小雅,她说小陈走的时候,留下这几盘带子。”

这就是陈太忠晚走一天,弄出的动静了。老黄赶他走路,但是他心里不甘心,说不得细细了解好一阵,最后还是摸到了蓝志龙吃饭的地方,耐心地守候。

吃完饭之后,蓝家老二又出去休闲一阵。然后回到他居住的别墅,他倒是没有喝夜酒的习惯,于是就跟别人随便说点这这那那的事情。

陈太忠也没做别的,就是把蓝志龙在家里跟别人说话的内容录了三盘带子。要不说这家伙就是睚眦必报的性格…你派人来窃听我?那我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这三个小时的录音中,蓝老二也没说了多少重要内容,不过有一段是对黄家人的谩骂,又有对某些公司的一些安排,最重要的就是指示某个公司上市前,该打点一些什么人。

三盘带子的价值,实在不算很高,到最后”甚至连蓝志龙跟女人欢好的声音也录了下来”然后就结束了……

将这些带子转手交给马小雅之后,他就走人了,不过马主播最近有点小忙。阴总也是忙得不见人影。直到今天下午她在南宫毛毛的宾馆里见到阴京华,才将带子转交、这是陈太忠吩咐的,必须亲手转交。

“这家伙的报复心,真的太强了”,黄汉祥叹口气,以他的老辣”怎么会猜不到小陈的心思?“居然去听蓝老二的墙根,真是”

他“真是”了半天,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胆大妄为的家伙。到最后才哼一声,“算他有心,居然会想着给我送过来。”

“小马说。原本他是想把这些东西的”他认为那样更出气”,阴京华很无奈地叹口气。“思来想去半天,才决定把带子给您拿过来…”

“胡闹”,黄汉祥听得吓了一跳”这三个小时虽然没太多的内容,但是其中几句话也有相当的份量口在黄老二眼中,这份量不是很足,但是一旦孕示在网上,那真是要命的玩意儿。

像其中男女欢好的声音,倒还问题不大。骂黄家的话就有点难听了一估计会催生出一些八卦来,至于那些公司上市的交谈内容,可就是惊天的爆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