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0 安全问题

2810安全问题(求保底月票)

不管怎么说,这个唯价格论是不合适的,不管是高速路的低价中标,还是承包煤矿的价高者得,陈太忠这么认为。

而更令他瞠目结舌的是,陆海人的手笔太大了,凤凰这边还一千二百万、一千三百万地竞标呢,陆海人一出手。两千万,这个矿我要了装逼啊,那是要遭雷劈的!

陈某人就见不得别人装逼。遇到装逼者就恨不得上前一拳打倒。然后再重重地踩上两脚,然而现在最触动他的,还不是外省人的装逼,而是那个一直一来就纠缠着他的念头:陆海人敢花这么大的价钱,去承包煤矿……他们凭的是什么?

要只从提高开采量上说”他是不信的。陆海人有钱不假。有钱就能采出更多的煤,这一点也不假,然而真说开采煤炭里面的种种猫腻和技巧,别说山西人了,就是天南人也能玩得他们找不到北。

陆海耕童长的是炒作,擅长的是把资金集中起来,以赚取更多的利润。

这三个矿目前还没有竞标。不过风声已经泄露出去了,按说陆海人不该提前泄露信息。那样太容易吸引仇恨度,也容易遭致别人的狙击,导致功败垂成。但是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市政府做出的指示,并不是一次性投标,价高者得,而是现场竞标、没错,是拍卖那种形式的。

这个行为就真的太儿戏了。搁给不明白的人看,说这是能最大限度地保证政府收入怎么就能说儿戏呢?这是最合理的起码在很多玄幻小说上拍卖的方式。才叫才经济头脑。但是非常遗憾的是,社会就是社会现实终归是现实想像一下吧,若是有人拍卖高速公路标段,价低者得。那么,该公司建成的高速路,你敢开车上吗?

一次性竞标的时候。竞标者都充分地考虑了自己的成本底线相关活动费用,以及对利益的期待。报一个数出来,那成就成了,不成也就不成了没有人会在不知道别家的报价之前,就执意要赔钱,甚至不惜大赔特赔的。

凤凰市既然做出了类似的招标方案,那么陆海人就不怕展示出自己的必得之心了反正是现场竞标,这个矿我是一定要拿下来的,你们觉得值一千万?嘿,我花一千五百万都不在乎你能超过这个数儿,咱们再慢慢叫价。

这真是有点欺负人但是。人家欺负你就欺负你了,天南的经济,就是不如陆海发达,天南人的钱还就是不如陆海人多。

“殷放这个政策,有点不对头啊”陈太忠也觉出不妥了,他甚至想到了,这就是机关干部和基层干部的差距~你倒是想标榜自己透明公正呢但是,不是这么个标榜法,你好歹了解一下基层的情况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