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3 -2824做个正职

2823 2824做个正职(求月票)

听了许纯良的讲解之后,陈太忠心里若有若无的那一丝阴霾,终于是彻底离去,两个矿一共用去四千万,真要决策失误,多少也是有点被动。

事实上他也不是赔不起钱。他在乎的是丢不起这个人陈某人虽然在红尘打滚,但心中始终有股睥睨众生的傲气,更别说,他脑袋上还顶着一面“永远正确”的帽子。

只要大家都想炒,价钱起不来才是怪事。他放下了心思,但同时却只能跟许纯良说抱歉,“唉”估计再买矿也不可能了,得给陆海人留点缝儿啊。”

“我当然知道了,所以我才生气!”许主任沉着脸哼一声,“我说,以后有这种赚钱的买卖”惦记着我点儿行不行?”

“你还没完了,要不是你老爸帮你问,你还不是一样蒙在鼓里?”陈太忠听他这么说,心里那点歉疚登时不见了去向。“两个矿三千九百万。你拿两吨出来,这俩矿都让你控股,这总可以了吧?”

“我才不控股!”许纯良听得就叫了起来,纯良可不代表愚昧。别人忌惮的安全问题,他一样也忌惮,“我给你一千九百万,煤矿赚了,咱俩对半分。”

“凭啥对半啊?”陈太忠眼睛一瞪,“我的钱多,还要负责生产管理,你不吭不哈地就拿一半走,这不行……关系再好,这是原则问题。”

他不在乎这点钱,他看重的是公道,你钱比我少那我借钱给你投资都行”但是凭啥张口要一半。

“万一有情况。我还得帮你扛呢”,许纯良回答得理直气壮。这纯粹是惯性思维他有那么个老爹”凤凰也是章尧东独大。

“那说好了,我就不管扛了,都交给你了啊”,陈太忠听得就笑,只要你入股就得帮着扛事儿,你还好意思单独指出来?

“嗯?”许纯良眨巴一下眼睛,这才反应过来,太忠倒是没什么好爹。但是人家扛事儿的能力,一点都不比他差,“那好,我出两吨,称控股”然后对半……”这总可以吧?”

许主任上嘴皮一碰下嘴皮。就拿两千万换了一半的股权回来。看起来是录夺了陈主任的劳动成果。其实并不是如此,他俩都很清楚,开煤矿这种风险较大的事情,有个信得过的、强力的合作伙伴”真的很重要。

陈太忠就很欢迎对方插一脚,而以许纯良的脾气,要是找不到太忠这种搭子。哪怕他知道拍下煤矿会很赚钱,也不会有心思去拍一骨子里,他是个讨厌麻烦的人。

两兄弟一拍即合”当天晚上科委几个领导济济一堂,痛痛快快地喝了一场。等他回到横山区宿舍的时候。就是晚上九点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