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1 -2832力度疑惑

2831 2832力度、疑惑

2831章力度、疑惑(上)

何秘书长离开之后,夏大力简单地听取一下情况经过,然后就找上了陈太忠,经过现场模拟,他有个小小的猜测:死者未必是要枪击何宗良,想打小陈的黑枪的可能性也很大。

不过当着何宗良,这个猜测是不便说的,毕竟是省委秘书长受伤了,查证凶手身份和来历是重中之重,必须搞清楚,是省委常委受伤了——这是性质问题,因果什么的,可以往后放一放。

事实上,夏书记敢拍胸脯四十八小时破案,跟陈太忠涉及此案也不无关系,在他印象中,小陈还是很能干的,起码是上到衙内纨绔、中央首长,下到黑道混混、贩夫走卒,这家伙接触的人特别多。

当然,他首先要表示的是感谢,“太忠,今天也亏得是你在场,要不然那家伙万一跑了……麻烦更大啊。”

“可惜的是,这家伙自杀了,”陈太忠叹口气,这确实是令他非常遗憾的事情,在堂堂的罗天上仙面前,一般人想自杀很难,可是今天他却不能阻止,那么肯定是耿耿于怀的。

“不管怎么说,你敢迎着子弹上,这个胆量,一般的干部是没有的,”夏大力对这一点也是感触颇深,以前只听说小陈悍勇,他还想着保不准有夸大其词的成分,但是今天发生在千禧大酒店的枪战,向他证明传言非虚。

说到这里,夏书记叹口气,伸手拍一拍他的肩膀,“你都可以去干警察了,不过,今天你真的很幸运,围观群众都伤了三人,以后做事,要讲究策略尽量少冲动。”

伤的三个群众,都不太要紧,一个是大腿和臀大肌交界的地方中弹,还是非常靠外的部分,另外两个,一个是被反弹的跳弹所伤,另一个则是被溅起的石屑划伤了额头。

“我一见秘书长中枪,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这是针对省领导的暗杀啊,”陈太忠的眼睛微微一红,哽咽着回答,“可惜这家伙脑袋瓜也爆了,不好查出是谁。”

传说中,你小子没有这么感情丰富啊,夏大力不动声色地看他一眼,皱着眉头点头,“没事,脸部还算完整。”

“脸部也不算太完整,太忠的那个手机,扔得劲儿太大了,”窦明辉从不远处走过来,“省军区马上要过来人,杜老板的意思,是人全带到军分区,这个楼,封门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