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7 -2838大交换

2837 2838大交换(求月票)

人跑了不奇怪,没跑才奇怪呢,事实上所有的人心里都清楚这一点,天南折腾得血雨腥风的,各方人马又在四处打探消息,要是这样都惊动不了某些人,那蓝家也不配称作蓝家了。

然而还是那句话,京城终究是京城,天子脚下,天南人想胡来也不现实,按流程走是必然的“否则的话,很可能在打赢了官司的同时……葬送了前程。

更别说这帮人是有根脚的,不是那种捣乱的来京上访户,反正公司的法人代表、凶手薛继忠已经在天南饮弹自尽,其他员工跟这一起刺杀案有没有关系,那完全是两说,就算人没跑,警方也只能用协助调查的名义来抓人。

跑了…………那就跑了吧,警方这边松一口气,你们神仙打架,我们小兵们跑前跑后就行,反正功夫在棋外。

然而很遗憾的是,这年头的事情一般都不怎么讲理,没抓到人之后,板子还真的打到了北京警方身上一去给我抓!

这边鸡飞狗跳之际,陈太忠居然在素波公然现身了,他去单位转了一圈之后,就说我去省人民医院看一看何秘书长。

秘书长在高级特护病房里将养,陈某人过了四道明岗才见到何宗良一一道医院普通病房区苒,然后是医院高级特护区,还有一道是何秘书长的秘书把守,最后一道是警卫。

事实上这并不是金部,陈太忠起码就感觉到了,除了四处游走的便衣还有一道暗岗在隔着门监视心里禁不住暗暗地苦笑,老何你这不就是被打了一枪吗,怎么感觉你这安保的程度都直逼黄老了?

事实上,黄老那儿的手续都没这么多,而区别只在于,人家那边基本上个个都配枪了,而这里之后最后一道手续才有枪。

何秘书长半靠在病**,看起来精神有点萎靡,听到门响也不睁眼旁边的一个雍容中年妇女看一看手里的条子,轻喊一声,“老何,小陈主任来看你了。

“嗯……”,”何秘书长听见老妻这么说,知道又来了不得不见的人,于是哼一声有气无力地睁开眼,看到那张年轻的笑脸之后直接苦笑一奂,“太忠,这次我可是被你连累了。”

“啊?”陈太忠手里拎着两个精美礼盒,正笑眯眯地往里面走,听到这话讶然地顿一下身子,然后才继续前行,“呵呵,秘书长您批评得对,这次对蒙妮文化〖广〗场的停业处置,是草率了一点说起来过……,…真是跟我有关。”

因为处置草率,所以何宗良出面,而秘书长的出面调解导致了在警卫不严的情况下中枪他的逻辑思路很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