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3 -4844空壳项目

2843 4844空壳项目(求月票)

调查的人知道”许纯良也是受了殷放的压力,才会考虑给金乌拨这笔钱”钱拨得不是很情愿,要不然也不会让他“不要通过官方渠道”调查了。

他想到了一些不太好的后果,但是真的没想到那么糟糕殷市长视察过的第二天,围栏里就什么都没有了,当地的村民们都知道,甚至连行情都知道,租一头牛一天三十块。

这位知道详情了,却是没胆子跟许纯良说,他不知道该不该如实汇报,实情汇报上去之后,许主任会不会听而不闻?

按说现在的科委,真不差这两百万,但是许纯良做事从来都是随兴而有原则的,许主任跟殷市长犟起来怎么办?殷市长问起来此事是谁调查的”又该怎么办?

大家都知道,许主任是下来镀金的,可是殷放能干多少年市长”可就难说了……谁不怕回头的秋后算账?

这是底层小人物的悲哀,而他们这种畏首畏尾的心态,又从根本上助长了某些人的侥幸心理,以至于某些特殊现象逐渐蔓延,最终成为常态,却是谁都不敢再说了。

所幸的是,负责调查的这位,胆子虽小却正义感犹存,又想着我是在维护科委自己的钱,于是就找到了张爱国求助张厂长家学渊源,在单位里人缘不错,虽然不讲理的时候也很不讲理,但大多时候都是很好说话的。

张爱国却是心里明白,人家求助的不是自己而是陈主任不过此事有集匪夷所思所以他又亲自求证一番之后”才打了电话过来。

“牛……都是租的?”陈太忠一时间有点消化不了这个内容,他需要确认一下“一天三十块钱?”

“没错,都是跟附近的农户租的,除了租金,伺料还管够,保证不干活儿”张爱国是真的弄清楚了,“这就是个空壳项目。”

“这种事情也敢做?”陈太忠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不过他见惯了太多的有恃无恐,心里也隐约猜到,事情是怎么个手尾了。

“那边都准备好了,到时候报个牛全死啦,事儿就揭过了”,张爱国的回答”符合某人的猜想“反正钱是花了。”

也是,陈太忠能理解这个操作手段,上面上项目,只图声望和口碑了,凤凰日报上都能登一条说什么《殷放市长心系群众金乌特色养殖受到科委大力扶持,拨款两百万》,至于说后果,谁会去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