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9 -2850支付代价

2849 2850支付代价

2849章支付代价(上)

按道理,殷放是该给陈太忠打电话,以他注重级别的性格,也该给一个正处打电话,而不是给一个企业的正科待遇打电话——那样太跌份儿了。

这么想的人绝对是没错的,但是遗憾的是,昨天晚上陈太忠托蒋君蓉传话,殷市长表示自己收到消息了,托她回复,却并没有打电话给陈主任——这事儿真的有点丢人,而他还想维持一个市长该有的尊严。

有些不靠谱的尊严,维持起来真的很辛苦,像今天刘晓莉被门岗拦住了,殷放想再给陈太忠打电话,那就有点来不及了,人家事先跟他通气了,他也没回个电话,到现在把人顶走了,他打电话给陈太忠的话——他该说些什么呢?

换个正处的话,殷市长倒也不怕打这个电话,但是陈主任哪里是一般正处可以比肩的?手眼通天背后能人无数,人不在凤凰,凤凰却到处都是他的传说。

按说,两人在北京见过一面,也不是完全没办法沟通,可问题的关键是,姓陈的不但能力强手段多,还是个睚眦必报的性子。

人家已经给过他殷市长面子了,而他这里重视不够,这显然就有不买帐的嫌疑——事实上,殷放认为,张爱国来接人,应该都是出于陈太忠授意的。

所以他做出了判断,我现在找陈太忠,还真不如去找张爱国,堂堂一市之长正厅级干部去联系个小科长……好吧,这起码算是礼贤下士,想必那家伙也不能不给我面子。

然而,张厂长的回答,再次让殷市长震惊了,他终于明白,说起陈太忠来,为什么别人都是一脸异样的表情——这厮在沉吟一阵之后,居然吞吞吐吐地表示,“今天下午……哎呀,我从领导那儿领了任务,您让我先跟领导请示一下行吗?”

真是有什么样的领导,就有什么样的下属殷放气得差一点就摔了电话——你搞清楚,老子堂堂的一个正厅,在跟你说话啊~

嚣张,真的太嚣张了,殷市长只觉得自己的身子都在微微颤抖,然而,想到对方嘴里的领导必然是陈太忠,他强行提醒自己:制怒,必须制怒换个角度,换个角度来考虑

这家伙是欺负我够不着他殷放的脑瓜一旦转动起来,也是很快的,没错,疾风是科委的企业,要说任命大厂长,市里还能略略发表意见的话,副厂长这职位,外面的人真的不好置喙。

这种鞭长莫及的感觉,就像当年蒙艺想照顾陈太忠而不得一样,隔了级别,有些劲儿就真的不好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