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5 -2856文明垂钓

2855 2856文明垂钓(求月票)

陈太忠本来是没怎么在意的,可是一见李凡是的神情,禁不住沉声发问,“李村长,这是谁家的孩子?”

“村东头刘幺根家的娃”,李凡是苦笑一声。

“刘幺根?”陈太忠皱着眉头想一下,就想起来了,东临水八成多人家姓李,非李姓的村民平日里多少要受点欺负,这刘幺根所在的刘家也是如此,刘老汉连生了三个女儿,生了个儿子又天折了,最后才生了这么一个儿子,所以叫幺根。

村里就是这样,家里有男孩儿,就不容易被欺负,不过东临水李家的人太多了,像上次修路,李凡丁一开始点名的修路的人里,只有两个外姓,直到陈太忠接手,才是不管谁家的人都往上派。

因为在村子里赚钱的机会不多,刘老汉儿女多,他就不得不出去琢磨点赚钱的路子,推个崩爆米huā的担子走街串巷,顺便还能帮村里人捎点针头线脑的,这么些年下来,不但把儿女都养活了,有个姑娘嫁得不错,后来还小有积蓄了。

陈太忠对这家的印象还是不错的,那刘幺根有这么多人疼,开始没学好,后来却是幡然醒悟,去凡尔登水泥厂做了一个保安,也算是浪子回头的典型,“刘老汉不是……”搞了点什么副业吗?”

“他自己搏了一个鱼塘”,李凡丁又叹一口气,“一开始是私下搞的,后来村里想让他补交点钱,“”,刘老汉跟村里承包河滩的时候”说是打算种树”种速生杨卖钱,村里适当地减免了些费用,但是后来大家才知道”人家是要养鱼。不说实话也是怕被别人抢了创意,甚至地盘去~东临水的外姓人,有这份警惕心很正常。

但是村里人就不干了,你说你要种树,我们才优惠你的,毕竟咱村石漠化很严重,现在你要养鱼,我们都没办法跟乡里交待,而且你还要抽太忠库的水用你得补交钱。

这个要求介于合理和不合理之间,绿化是硬指标,可有人承包了地,想生产什么也是自己的事儿,现在是市场经济了如果种树赔钱的话,谁还会种下去?

刘老汉就说我这改造鱼塘、买鱼苗啥的,投入可是很多,这个问题能不能先放一放?等我赚钱了,给村里补一点算个啥?

一个村子里大姓和外姓有点不融洽,是很常见的事儿,但终究是一个村子的”没什么太大的利害冲突的话,大家也能体谅等一等就等一等吧。

这一体谅,转机就来了,乡里半年前让各村上报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成果,东临水实在没啥东西可报,就把刘老汉的鱼塘报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