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4 -2875一码归一码

2874 2875一码归一码(求月票)

中年人心怀忐忑地走上前,心里盘算着对方是不是听出我的口音了,不成想那高大的年轻人点点头,你是马坡村村民?,,

我是“,这位规规矩矩地点头回答。

“那你一定才刘二构的电话了,,,陈太忠哼一声,,,现在,你给他打个电估让他马上过来,半个小时之内人不到,这个村长就不要想干了。,,

一听是个这活儿,中年人一颗心终于放进了肚手里,他呆了一阵之后,才小心翼翼地发问,,,您……您是?,,

“省委……陈太忠,陈太忠一扭头,不再跟他说话,而是对着冯局长微微一笑,老冯,这些人殴打小区业主,先弄到你那儿关起来。,,

“可是那个孩子,冯局长犹豫一下,那小孩才十一二岁,刚才被陈太忠直接猝在她上,头破血流地晕了好一阵,现在才清醒过来,孩子也弄走?

想,肆意破坏他人财产,先弄走,跟监护人谈赔偿,陈太忠不以为然她摆一摆手,再联系他们学校,实在不行直接送工读吧。,,

其实这个小区的动静,冯局长也早知道了,等过来之后,又将事情了解得七七八八,于是他真是有点犹豫,回头这村民们,没准得堵了我们大门。

抓呗,证敢冲击国家办事机关,来一个抓一个,来两个抓一双,,,陈太忠背着双手,淡淡地看着在场的业主和村民们,绑架无辜群众,以实现自己的利益诉求,太可耻了!

我们这不是也是没办吗?,,一边又有人回嘴,村手里人多了去啦,打架不行,嘴上分辨一下还是没问题的,桶上去你们不管啊。,,

不管?我这不是正在管吗?陈太忠迈步走了过去,那位吓得倒退半步,又活生生地中止了脚步,他赌对方不会轻易下手一一事实上,这个高大的年轻人在一开始了解情况的时候,并没有动手。

“你们,栈不对她方,可以去市里,还可以去省里,,,果不其然1年轻人只是伸手轻轻戳一戳他的胸脯,你们没去省里,我不是也在管了吗?,,

“您说要管,那我们欢迎啊,这位的嘴皮手倒是还算利索,只要您应承下来就行,犯不着动手打人吧?,,

这事儿,一龘码归一龘码,,,陈太忠伸出个指头,轻轻摇一摇,“每个人都要对自己做错的事情负责,你们错在蛮不讲理她堵小区,还殴打业主……这是要负责的!

那刘二狗那儿,您怎么处理,又有旁人开始发问了,而且这个问题,一下就击中了村民们的要害,大家这么辛辛苦苦地折腾,可不就是为了落实那句承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