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4 -2925三十了

2924 2925三十了

小陈你回来了?呵呵,这可是太好了,褚伯琳刚笑到一半,笑声就戛然而止,什么……他们初一才会飞过来?,,

然而,这不是最糟糕的消息,最糟糕的消息是……,陈主任,不带这么开玩笑的,九十万美元,你让我去哪儿弄啊?”

,,褚台长,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啊……,陈太忠一边冲郭建阳挤眉弄眼地笑,一边沉声回答,瑞奇的团队你也看见了吧?还有器材的折1日,您要认为这价钱还高……我通知他们走人,不要来了,这总可以吧?

,,我没说嫌价钱高,这个价位相对来说还算合理,但是九十万美元,那是小八百万人民币呢,祷伯琳也只能苦笑了,而且……关缝是要美元结算,台里哪儿亦动用外汇的朽力?,,

,,那……就让他俩上中视的毒晚吧,防太忠假巴意思地叹。气,总不能让人家白来一趟,领导,载是尽心了,咱俩可也算两请了啊。

,l喂喂,太忠,你听我说嘛,褚伯琳赶紧叫了起来,你外国朋友那么多,能不能弹着给换点外汇?最小……,再帮拉两个广告。

,l这事情,一龘码归一龘码,……陈太忠知道,老褚听起来叫得凶,可是要请瑞奇,马丁,丫不可能不做预算的,眼下不过是瞎叫苦,所圳他不肯让半步,我能不能帮你拉到广告,踞台里支付不支付出场费,那是两个不柏干的凹题。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如……,唉,褚作琳叹一口气,从这句估里,他切切实实听出了小陈翻脸的预兆,所以也就不好再做作了。

,,这样啊太忠,我才个不恃之靖,他又叹口气,万一我活动不下来这笔外汇,年后疾风厂这些广告费用,你能不能用美元支付?

我在人民币的侨格基础上,再给你优惠十叶点?

,,这个你得跟许钝良说,我一个在外面挂职的副职,哪儿能答应你?褚台长虽然说崔可怜,可陈主任不为所动,我只说帮你找七目,没说管费用。

,,我哪儿能想到你这么能干?褚伯琳苦笑一声,往年一台春晚下来,也用不了八百万,运气好的估,收入和支出还能持平。

祷台长虽然叫苦连天,但是大致看来,还是变柏的费许,所以陈太忠也不生气,褚台长,时代不同了,想要有产出,首先要有投a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