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7 直对直

2997直对直

“他不在办公室,”陈太忠第一个电话,以没找到人告终。

此刻,曹福泉正在省教委领导的陪同下,视察新落成的天南省技术教育中心,视察已经快结束了,旁边有人过来嘀咕,说是文明办陈太忠有电话找您,您看?

曹秘书长很自然地拿过了电话,“有什么事儿,说!”

他直截了当,陈太忠自然也不会跟他客气,当着李厅长的面,他就直接发话了,“我现在就在树葬办,今年植树节的活动,是为全省第一家树葬陵园奠基,活动安排得很合理,同志们都很感谢秘书长的关心。”

安排得合理,感谢关心……这话就差明着说你不要来了,曹福泉却是哼一声,就当听不懂了,“那好,到时候我会抽时间过去看一看。”

“我已经邀请了相关的领导,就不打扰您了,”陈太忠回答得轻描淡写,一边的李无锋却是惊得差点掉到沙发下面——你居然敢跟他这么说话?

李厅长听不到曹秘书长在说什么,但是根据语言结构,他很明显地听出来了,陈太忠不让曹福泉来视察,可曹福泉还偏要来,最让他吃惊的,还是最后这句——陈太忠说了,我就是不让你来。

“邀请了些什么领导?”曹福泉也是个不按牌理出牌的,他才不会在意对方的态度。

其实凭良心说,树葬这件事情,他真不是很看在眼里,最让曹秘书长痛心疾首的现象,是现在社会风气的滑坡和道德的缺失,他想抓的是这些。

像树葬这个活动,是属于“讲文明树新风”的范畴,开创了一种积极向上的、良好的社会风气,固然是值得鼓励和嘉许,但也就是那么回事——至于说起因是墓地的使用年限问题,大家现在都不说这个,民政厅不好意思说,林业厅也不想刺激人家。

曹福泉对这个新生事物,没多大兴趣,但就是李无锋和陈太忠猜的那样,秘书长有衣锦还乡的冲动,这其实是很正常的情绪,别说他是省委常委,就算到了黄老那一步,都会在前几年回了一趟老家。

而且,他扬眉吐气的目标,也不是在李无锋身上,起码大部分不是,诚然,他跟李厅长关系也很扯,但他主要是做给某些不开眼的副职或者什么人看——相对而言,李厅长那个脾气,还不会把他得罪太死。

所以他才会如此坚持,尤其是陈太忠不让他去,他就越要去。

邀请了什么领导?陈太忠听到这个问题,干笑一声不肯回答。

曹福泉等了四、五秒钟,确定这厮不打算说了,他就哼一声,“你不说……政斧这边分管的副省长是沙鹏程,对吧?我联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