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4 -3015小王志君

3014 3015小王志君(求月票)

对陈太忠而言,今天都华杰所做的事情,简直一无是处。

一开始试图蒙混过关,这就是大错特错,然后试图跟自己讨价还价,还是个错,都已经对好口供了,却又将项富强拖了出来一你少说一句会死啊。

陈主任可不想让此人的爆料,打乱自己的节奏,他相信其他人也不会问鄱市长到底立了什么,现在倒好,此事由暗转明了。

事实上,虽然都华杰做的每一件事情都不合时宜,但这只能说,此人的运气太背,陈太忠也承认,这厮做事,其实还是很有章的。

像今天便是如此,很多细节鄱市长处理得都不错,感知能力很敏锐,逻辑分析能力够强,做出决定也极果断,然而遗憾的是一一每次判断形势,他总是要选择错误的一边,然后才没命地拾遗补缺。

这样的运气值,真的是很悲催,陈太忠细细地看一下记录的上下文,眉头皱一下,“奇怪,没人问,他怎么会主动说这事儿?”

“这我还真不知道”林震笑着一摊手,“其实大家也不稀罕听他说啊,有些东西,知道还不如不知道,您能肯定了他的立行为,那就足够了……我们哪儿有那么强的好奇心?“

陈太忠轻喟一声,深有感触地点点又,“唉,知道不如不知道,确实是这样……那以你的分析,他为什么会猛地冒出这句来?”

“他大概……是想证明自己确实立了”林震琢磨半天,也皂能如此回答。

他现在对自家的头儿,真的是无比地佩服,关门谈上十分钟,再打开门的时候,堂堂的赢市长就有什么说什么,要多配合有多配合。

然而,领导的光环太强大了,这也不是什么好事儿,以至于大家不太好通过一些普通的逻辑推理来确定某些猜测不是我们没能耐,而是领导太变态。

“这真是……莫名其妙,“陈太忠翻一翻眼皮,他对这个消息提前泄露出去,是要多不满有多不满姓都的你难道不知道,世界上就没有绝对的秘密吗?

反正,事情还没办已经被人嚼谷了,这个事实让他相当地不满,如此一来,就丧失了隐秘性和主动性,说句更难听的,他就算想装聋作哑不闻不问,也是不可能了。

不过话说这时代,走向前发展的,他也不能拘泥于旧事,要用发展的眼光看事物,于是他又问,“那他不觉得,有些话不该让太多的人知道吗?”

这介,问题,就有点诛心了,可是林震偏偏不这么认为,他轻笑一声,“其实,他提供的线索……我也早在调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