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9 -3070狡辩

3069 3070狡辩(求月票)

3069章狡辩(上)

陈太忠根本没等到回单位,坐在车里就给钱诚打了一个电囘话,“钱厅囘长,天南工具厂有工囘人向我反应,他们那里存在加班不给钱的问题,我也落实了一下,确实如此。”

“唉,那个厂子啊,”钱诚一听就叹一口气,他对这个厂子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天南的省属企业也真没多少,“那个穷单位,能开出工囘资来就不错了,还有不少厂子,是只发百分之七十的工囘资呢……国企,不好管啊。”

“他们的主管单位是哪个部门?”陈太忠既然开口,就不会因为这样的理由而罢手,这不仅仅是对一个学囘生的承诺,更代囘表一种做事态度。

“以前是经贸委的企业,现在……大概是贸易厅代管吧,”钱诚对这个倒不是很清楚,但是他的态度也很明确,“陈主囘任,这种事情管不过来。”

“关键是他们生产任务根本就不饱满,周六周日的还要加班,”陈太忠沉吟一下,又做出个决定,“钱厅你要是不方便,那你跟他们打个招呼,说我们文明办很关注。”

这是先保证流程正确,钱厅囘长很明白,陈主囘任没有为难自己的意思,不过饶是如此,挂了电囘话之后,他也禁不住轻声嘀咕一句,“真是吃饱了撑的,这种事管得过来吗?”

既然撞上了,那就要管,陈太忠挂了电囘话之后,也是有点感触,他跟钱诚有一点共识,那就是这确实不是多大的事,他出面过问,不但有手伸得太长之虞,也有点小题大做。

但是我不管的话,比我差的干囘部管不了,比我强的干囘部更是不屑去管,合适管这件事的人真的不多,哥们儿要是坐视,那也是……广义范围上的不作为了。

而不作为的后果,就是工囘人们受到不公囘正的待遇之余,厂领囘导们更肆无忌惮地上囘下囘其囘手,这一切对陈某人而言,不过是一个电囘话的事情——打个电囘话会死人吗?

钱诚办事的效率,还是相当惊人的,陈太忠在车里接打了几个电囘话,还没来得及发动囘车,又一个电囘话打了进来,很陌生的号码,“请问是陈主囘任吧?”

来电囘话的正是天南工具厂的厂长赵玉宝,他很客气地表示,我刚才接到劳动厅钱厅囘长的电囘话了,知道您很关注我们企业的发展和劳动法的执行,希望有机会跟您汇报一下工作。

“也不用汇报了,”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无非是试探一下哥们儿的态度嘛,“厂里不规范的地方,该整顿的整顿一下,搞得别人把状囘告到省委,也没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