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8 -3159红了

官仙 3158 3159红了(求月票)

3158红了(上)

官场里从来不缺乏有心人,更别说北京垩城那些中枢了,陈太忠的名宇一亮,立刻就有人想到了此人的来历。

杜毅在一个小时之前,就接到了某人的递话,递话的人跟他关系不错,于是就直接说,地北那边都报道了,你天南反倒没动静,这么搞很容易让人生出一些想法一一被错误解读的话,那真的不好。

我又没有拦着他们,杜书记真的是有点无语,陈太忠出事的消息,他早就听说了,今天一大早,王毅单甚至搞到了地北省昨天的新闻录像,给领导过目。

就算他再不待见某人,看了录像之后,他也要由衷地感慨一句,蒙艺你怎么就那么傻,不把这厮带走呢?带走的话,我固然是痛快了,但是你更痛快啊。

所以面对传话的这位,他很淡定地表示,事发当天我的秘书长都连夜去了地北,谁要再误读的话,那一定是别有用心我们不率先报道,跟地北那边不点名,是异曲同工的,目的还是为了保护这今年轻的干部。

挂了电垩话之后,杜书记也难得地感慨一下:小蒙啊小蒙,你有陈太忠,我有曹福泉,这俩都是火箭干部,做事也都很跋扈很不靠谱,更重要的是,曹福泉的运气也赶得上陈太忠一这家伙的莽撞,为我解围也不是一次了。

他这个感慨基本正确,不过真的要让蒙艺听到的话,蒙书记十有八垩九会还他个冷笑:陈太忠为我提供臂助的时候,自己也能落下一点一起码不会亏了什么。

而曹福泉呢?你杜毅的面子算是保下了,堂堂省委秘书长,却是一次又一次被一个正处打脸,这俩人的运气真的一样吗?

杜毅是应付过去传话的那位了,但是他心里恼火啊,虽然说事情的因果他非常清楚一一宣教。不想激怒他,这个态度是正确的,不过“潘剑屏你做事有点担当会死吗?

仓促之间,杜书记并没有想到,地北那边还冒出了一点幺蛾子,才导致事态产生了这样戏剧性的变化,不过他也不需要考虑这么多。

他想的是潘剑屏这么黏糊,那我就不联系他了,所以杜毅拎起电垩话,不分青红皂白就痛骂了一顿褚伯琳,天南省的干部勇救游客,地北那边连现场录像都有了,咱们怎么也得有个报道吧?。,你干不了这个台长的话,明天去组织部交辞职报告,

不过,他这话虽然说得严厉,褚伯琳却是听出来了,杜老板没当真省委书记想动一个电视台长,用得着专门打个电垩话吗?直接一句话就把人一撸到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