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7 -3238危机逼近

3237 3238危机逼近(求月票)

3237章危机逼近

一直以来,刘满仓认为自己很有魄力,而曲阳黄集团能顺利发展到现在,他功不可没,当然,他也承认取得的这些成绩,跟田市长和陈主任的支持分不开。

然而承认归承认,心里是不是真的这么认为,那就很难讲了,尤其是田立平调离了,殷市长只管要钱,厂里的事务一概不干涉,袁珏又管不到这里,刘总这就无人制约了。

人事权、财权、采购权、项目决定权等等,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除了销售的时候,要跟驻欧办协调一下,刘满仓真的是大权独揽。

这种情况下,最容易令人滋生野心,并且急剧膨胀,他不说自己大权独揽,反倒要感慨:什么事儿都要**心,换个人就要出这样那样的事情,这是要累死我啊?

其实,换个人真的未必出事,只不过不符合他的心意或想法,他就觉得别人无能。

这一切的一切,让刘总生出了一些错觉:除了我,就没人搞得好曲阳黄,起码是搞不了这么好,我是曲阳黄发展的最大的功臣,这是我一手拉扯大的孩。

也正是因为这个心态,他对陈太忠打电话干涉曲阳黄的收购,真是有点小小的抵触——你现在根本没权力干涉这一块,知道不?

要不是你脑发晕,弄出这个黄酒文化节,我曲阳黄至于这么被动吗?

然而在今天的酒桌上,刘满仓终于知道,什么叫人比人气死人了,这个叫埃布尔的法国人。根本不理会他这个供货商,而是缠着陈太忠不放,偶尔跟袁珏说两句——虽然陈主任再三强调,他并不是供货商。

什么叫差距?这是差距,刘总很悲哀地认识到了这一点,陈主任就算已经不负责这一块了,法国人谈曲阳黄的事情,依旧找陈主任。而他这个真正的生产商,则是被人华丽地无视——哪怕是被再三地提示。

这是怎样的一种悲哀?刘满仓简直无以言表,陈主任这好大的名头,真的不是白给的,看来我对自己的位置。确实存在认知错误。

意识到这一点后,在接下来的酒宴中,刘总说话做事都有点心不在焉。

这不是他的心理素质差,而是现实太残酷,今天这顿酒,颠覆了他太多的认知,他能喜怒不形于色,已经是算得上沉稳了。要知道他只是企业的干部,性还相对强势,并不能像机关干部那样,遇到再憋屈的事情,都可以做出若无其事的样。

“多走一走,看一看,”陈太忠可是不在意埃布尔的吹捧,事实上他今天过来。只是想将双方的合作延续下去,否则的话他来都不需要来,“关于品牌的价值,记得在塞纳河边,我们曾经探讨过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