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3章 各司其职

3243章各司其职(求保底月票)

殷放打完这个电话,也是吓了一跳,心说这陈太忠做事,还真的是六亲不认啊。

对曲阳黄的潜在价值,凤凰市大市长也清楚得很,只不过这年头要发展,不能计较太多,出政绩也是要讲个短平快的,时间长了可就便宜了别人——而且你不让人家控股,人家凭什么用心地去推销你的产品?

所以对刘满仓跟法国人的谈判过程,殷放并没有太大的不满,他不满的是,姓刘的眼里没领导,用着也不是很顺手,换了就换了。

不过他既然打算换人,就要提出比较高的收购价格,证明他换人换得有道理,当然,只是“提出”比较高的价格,至于最后怎么成交,那另当别论,反正可以证明,市里是努力了。

可是接了陈太忠这么个电话,殷市长也头疼,姓陈的说得有道理没有?真的有道理,曲阳黄真就值这么多钱,起码上限值这么多钱——再多风险也就大了。

然而,殷放考虑的,还是要充分利用法国人的渠道,以及中法合资企业的名气,否则的话,曲阳黄根本就不需要考虑出售股份,这种在养活自己和扩大再生产的同时,还能向市里输血的企业,是绝对的优质资产,银行都会上杆贷款。

这么来说,相对曲阳黄的发展和全球布局,陈太忠开出的价码就有点高了,有点眼界不够的意思——世界这么大,钱哪里赚得完?

殷放都有点后悔自己打这个电话了,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吗?

虽然从理论上讲,殷市长不需要太在意某人划出的底线,毕竟一个是主政一市的正厅。一个只是省委里小小的处长,但是——陈太忠那厮不说话则已,说了话谁敢驳他的面,那绝对要惹出大事来的,更别说这曲阳黄就是陈某人一手推出国门去的。

看来这个中法合资,真是不好谈了。殷放心里有点淡淡的遗憾,不过事已至此,再多说也无益,殷市长虽然是机关里出来的,勾心斗角的能力一点不差,但有时候还是比较大气的——这摊是陈太忠折腾起来的,他不珍惜,那随便他去吧。

埃布尔一听这样的条件,登时就跳脚不干了,“你们太没有诚意了。我要找陈太忠反应情况,你们怎么能这么对待投资者?”

“这个价格,是陈主任点头的,”这边临时谈判的人员面无表情地表示,事实上,他已经将自己手里的权限放到最大了——你投资一个亿法郎,我给你百分之四十的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