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9 -3340王书记又来了

3339 3340王书记又来了(求月票)

3339章王书记又来了(上)

是王书记打来的电话?朱奋起第一时间注意到了那个称呼,吓得连站起来都不敢了。

但是同时,他敏锐地发现,年轻的区长虽然语气还算恭敬,可是眉眼间的神色,跟刚才同自己谈话时一模一样,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也就是说,人家心里对市委书记,没有发自内心的敬畏,对于大多数干部来说,这真的太不可思议了,一个区长和一个市委书记的差距,绝对大于乡长和,县委书记的差距。

接下来,更令他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年轻的区长听了一阵之后,断然表态,“非常抱歉,我现在没时间去市里,乡里和,县里的选举工作,离不开人。”

王宁沪听得很有点无奈,他已经接到了归晨生的汇报,对于北崇区的反应,他并不远感到奇怪,任是谁听说自己辛苦跑下来的项目,要被别人监督甚至拿走,都不会痛快了。

但是……这个项目的消息,已经从京城传到恒北了,恒北驻京办事处更是明确表示:有人已经有意在恒北人面前说怪话了——凭你们也想拿这个项目?做梦吧。

说怪话不代表没戏,不说怪话才更可能没戏,之所以有人说怪话,这是有人感觉受到威胁了,才会如此表示,对于这一点,恒北驻京办看得很清楚,省委省政府更清楚。

然后恒北省就炸锅了,尼玛……这是一百二十亿的项目啊,而且不是纸上画大饼的事儿,是已经具备操作可能的项目。

恒北省分管工业的副省长梁千帆直接打电话给王书记,要了解情况,而当天晚些时候,他更是接到省建设厅的电话,那边直接表示,我们先挂个号,到时候有什么工程,我们也不全要,但是我们的态度这么端正,到时候没多有少地,总得匀点儿吧?

匀个毛啊,已经被办砸了,王书记只能报之以苦笑了,这个时候他已经接到了归晨生的电话,知道双方谈崩了。

谈不拢很正常,王宁沪心里有这个准备,慢慢地做工作嘛,这么大的项目——虽然是分好几期的,但也足以引起省里的惦记。

省里最正常的反应,应该是设立一个项目筹备组,组长最少得是梁省长这个级别的,总指挥也不会低于正厅。

阳州能争取的,无非就是这个总指挥,由李强或者王宁沪来出任,如此一来,这个企业最终可以降到副厅——此种可能不大,但是正厅待遇还是有可能的。